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倾天下 > 正文
150.谁要杀我
作者:疏烟淡月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五之尊,算起来怎么也是至高无上了,但人们尊重的不过是权势而已,跟这个人的关系并不太大。

    此前,风展辰也是尊重过皇上的。那时候的他意气风发,勤政爱民,可是人总会变的,不是吗?

    应该是皇位坐的久了,也或许是人老了,疲惫了,觉得力不从心了,是以变得多疑和猜忌。好像世间的所有人都对他的皇位虎视眈眈,可是有人真心不在意好不好?就比如我,风展辰。

    当皇上很有意思吗?是,你受所有人的尊崇,你有着无比大的权利,可以予取予夺,想杀谁就杀谁。但你每天累成狗也是事实吧!每天有操不完的心,做不完的事,除了在人们山呼万岁的时候,你快乐吗?

    风展辰坐在回新王府的车上,想着皇帝疲惫的面容,还有下垂的眼袋,还有黑眼圈,真的是从心里送上了一把同情。

    然,就是这么个累成殇的皇上,依旧还惦记着怎么算计他。事实上皇上一直就没有停止过算计。从楚州开始,一直到京城。但是,没有他预料的步步惊心,风展成就这么平安地回了京城,而且看起来精神很是不错。

    风展辰在出楚州之前,的确是规划了一条路线,事实上所谓的规划就是没有规划,那不过是一条官道而已。可是一路走出来,风展辰有时抄近路,有时走官道,竟是成功避开了所有可能埋伏的地方。

    不要以为你安插个线人,就可以掌握我的行踪。你若是这样想,那么不好意思,我也只能让你失望了。

    风展辰之所以能成为战神,成为一个让人瞩目的战斗英雄,成为百战百胜的将军,不是没有道理的。更不是凭借万古枯堆成的一将功成。

    风展辰有着很强的方位感,他比风楚飞更厉害的地方是,他根本不用画什么地图,而是自动能将所到过的地方都记在心里,无论是什么地方,只要他去过,路过,这些地方就都存在心里。

    在安排战事上,在布置防御上,或是预置行程都能将了解到的信息运用其中。所以,在整个回来的路上,他才能成功避开所有可能设置障碍的地方。别说是风楚飞清除了那些障碍,就是没有她,他一样可以安全回京。楚州到京城的路,他已经走了好几次,说闭眼睛就知道路肯定是有些吹牛,但是能将整个行程的山山水水都装在脑子里,那是肯定的。

    所以一路上的行程就是一队人马跟在他的后面走,任何人都不知道下一步该走哪里,也没人知道晚上住宿在哪里。

    风展辰是没出了楚州就已经发现了有别人的内线,是以明里商量的行程,根本都不在步骤上。这也是皇上在京城附近不惜五百人的伏击之真正目的。风展辰一行人总共才不到二十人,这么大的比例,再看不出皇上的心意,那他真就是傻子了。

    估计皇上现在心里得老不舒服了,下这么大力气,却没能将人拿下来,甚至不惜不找宝藏,没有宝藏的下落就想要人命。

    宝藏之说,皇上开始是不信的,后来说的人多了,也是将信将疑,棋盘山也派人过去看了,但是看人们那反应,他现在也是不确定,但是,风展辰名声日隆却是不争的事实。加上冉尚书等人谗言不断,捏造了很多传说,更是加强了他的决心。

    他之所以下定决心铲断风展辰,其实并没有什么确实的目的,只是觉得他的名声、宝藏的潜在威胁,让他如坐针毡而已。一切都是莫须有的,但那有什么关系?我是皇上!我想要谁怎么样谁就得怎么样!自己的身体大不如前,皇子们也都日渐成熟了起来,以后皇子争夺皇位,必定内耗严重,那么这就是风展辰的机会!在他看来,不管是哪个皇子继位,天下依旧是燕家的,但若是你风展辰觊觎,那么不好意思,你还没这个资格!

    是的,皇上的权利是无上的,他想灭了谁,甚至不需要理由,只是对未来的一个担心,就可以要了你命。

    这样的皇上还有必要继续维护下去吗?还有必要吗?

    风展辰在进入新王府的刹那忽然有了这个念头。

    一个想灭了你的皇上,你还要为他守护江山,这样是不是很讽刺!

    他忽然有了种别样的念头,当然了,做皇上的心思他是没有的,自古篡权所废的心思所经历的肯定是一番大风大浪的,那并不是他所期待的。那么现在他最好的方式就是支持一位皇子。

    这个还真没考虑过,也许这次来京城真就是一个机会。他的脑海中悠忽闪过燕倒霉的模样,他,会是个值得期待的人吗?

    还没来得及往下想下去,人已经进了院子。

    “父亲,我还以为你会晚饭后回来呢,没想到你还挺快的。”飞儿一听父亲回来,飞奔就去了父亲的院子。

    “我赶紧找个借口回来呗,看他们总是不如看飞儿更让人舒服一些。”

    “我觉得也是,想想也知道他们说的那些虚伪客套的话,要多累有多累,要多无聊有多无聊,还没有我们几个说说话更舒服一些的。”

    “话是这么说的,当然也是这么回事,但是恐怕今天父亲是没有时间的。用不了多大一会儿又该有人来了,今天父亲还真陪不了你。”

    “但是即将来的人,肯定是父亲愿意见的,我也是过来看一看,还没想到你会回来,还以为你会直接去聚会什么的呢。等下我也要到飞燕府去一趟,晚饭就不回来吃了,估计等我回来,父亲也差不多完事了,到时候再聊好了。”风楚飞知道,今天会完了皇上,晚上要来的肯定是风展辰的朋友了,这时候自己的确是不方便在场。唉,这个时代女人的位置实在是堪忧呢。

    “你出去有事吗?我让人跟着你点儿,我回来有些方面确实是不如不回来的,都给你们暴露在众人当中了,肯定会有些危险的,一定要多加注意才是。”

    “嗯,我那里不是有莫非吗?还有我两个师父,没事的。”风楚飞大咧咧的,经过那两天试验毒品的过程,她是愈发自信了。我是不厉害,但我手上的工具还算是可以的。只要你给我一个喘息的功夫,那么不好意思,我伤害到你了。

    风楚飞到飞燕府是给手下的诸位上课的,这些人的培训现在可是当务之急了,一是这些人热情很高,二是想扩展势力,的确是需要他们。今天没什么事情了,正好赶过去。

    风楚飞没有想到,在飞燕府的课程刚刚结束,就有人来报。

    “什么人?”风楚飞问采薇。

    “不认识,说是一定要见大小姐,是老爷差人过来的。”

    “说了什么事吗?”

    “没说,就等在前厅呢。|”

    风楚飞简单交代了几句,就去了前厅。自己刚刚离开这么一会儿,能有多大事情,让父亲差人过来找呢?

    “大小姐,老爷让你速速回去,要事。”

    “什么事情?”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很急的。”

    风楚飞想也没想,就跟着人往外走。什么事情至于这么急,不是说过今天晚上一定会回去的吗?

    可是,意外就在这一刻发生了。

    飞身上马,还没走出两条街,前面就有人横着就出来了。风楚飞看看路边出现的人,再看看身边的人,忽然就差点儿拍了自己一巴掌!

    自己是有多着急,竟是没有问问这人的身份。这人只是说跟着父亲的,自己连一点儿疑心都没起就跟着回来了。而且路也确实是去新王府的,所以更没有多想,如今看看,自己这是上当了!

    在街上马跑的本来也不是很快,所以人一出来,马可能出于自然的反应,直接就停下了。风楚飞一提缰绳,拍了马一下,可是马刚刚迈出步去,便被横着的那人直接将马拍倒了。看起来应该是个内功不错的。风楚飞可怜兮兮地也跟着横飞了出去。

    “什么人?你以为你是狗啊,就这么挡在路上,话说好狗还不挡路呢,你怎么连条狗都不如?”

    显然,来人并不是跟她吵架,直接动手,一把长刀挥舞的虎虎生风,不管威力如何,反正气势是十足的。

    风楚飞是左躲右闪,一时竟是连药粉都没空掏出来。

    么的,这下可惨了,论轻功自己肯定不是人家对手,若是论武功,就更别提了。好在前世好歹是个军人,实力不如人家,但反应还是非常快的。

    这个小身板打架的威力不行,倒是灵活得很。

    唉,自己怎么就那么着急,怎么就没喊一声莫非跟自己出来,这下遭殃了吧?一边躲闪,一边暗自后悔。只盼望莫非来看的时候,看见自己出来,能以最快的速度跟上来。否则今天可就倒霉了!

    一边躲闪一边盼望,可是眼睛连瞥一眼来时路的机会都没有。这人应该不是武功顶级的,他是什么人?对付自己干什么?

    风楚飞一无所知。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