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倾天下 > 正文
195.共同遭遇
作者:疏烟淡月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人相处久了,自然会形成一种默契。

    风楚雄看了风楚飞一眼,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几个人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然后各自回去休息了。又是一段有惊无险的经历,这种生活倒是满刺激的。尤其是还有接下来有一场大戏上演,好期待滴说。

    风楚飞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在窗前抻了个懒腰,又喝了点儿水,这才上床睡去。

    灯火刚刚熄灭,风楚飞就将床上弄了个人形,自己悄悄地去了软榻。然后她就听见屋后隐隐有了响动,这应该是莫凡来了。

    嗯,有莫凡在,风楚飞就安心许多。话说这莫非也不知道是一天天的都去哪里了,到现在也没个人影,不是跑去京城了吧,难道是去找燕风了?安心之下的风楚飞开始各种畅想,根本没把接下来可能的危险放在心上。有莫凡呢,抓人这事根本就不用她来管。

    现在本是躺在床上,伸展四肢,各种舒畅的时候。如今去是躺在软榻之上,上面还扣了个桌子,各种憋屈!等有了时间,一定将床都做成带机关的。对,就可以做成前世那种箱式的样子,然后下面一层也铺的软软的,这样既可以藏身,又能够舒服一些。哦,对了,还要打几个孔,不,要做成镂空雕花的那种,这样就可以观察外面的情况了……

    要不说人还是心大一些的好,即便危险来临,即便天塌下来,我也一样安之若素,毕竟还有那么多个大的人呢,根本就不会最先砸到我的。

    风楚飞脑洞打开,各种奇思妙想,自己都佩服自己了,怎么就这么聪明个人呢?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隐隐的又听到了一点儿动静,这次肯定不是莫凡的。莫凡早已经悄无声息了,人家是做过暗卫的,最懂得的莫过于怎么隐藏自己,怎么保护自己了。

    风楚飞调整了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等着人进来。

    可是,等了老半天也没个动静,这就跟前世听到的故事一样,说是楼上的人每天回来都是躺在床上,然后将鞋狠狠地甩掉。每天楼下的人都等着楼上的将两只鞋都扔下来,才安稳地睡觉。然后有一天,这人就扔了一只,另一只顺手放在了地上,楼下的人听不到第二只落地的声音,竟是久久不能入睡……

    听到一声动静,然后就没有了,这不等于就扔了一只鞋子一样吗?你影响了我畅想未来打开脑洞各种奇思妙想好不好?

    这应该不是莫凡将人抓走了吧?若是的话,肯定要告诉自己一声的对不对?

    风楚飞这个急啊!你特码的倒是出来啊!

    刚这么一想,又一点小小的声音传来,几乎是微不可查的,若不是她耳朵灵敏,神经高度集中,可能就将这声音忽略了。

    月光还是很好的,风楚飞一抬头就看见了明晃晃的剑,应该是把好剑,看那样子就极其锋利的,还隐隐泛着绿光,我卡的,竟然是淬了毒的,这谁啊,够狠的!

    风楚飞将呼吸都调整到非常慢,嗯,也不知道,这人万一发现了自己的话,莫凡是不是来得及救我。不过莫凡既然没有出现,那肯定是没问题的。

    她一动不动,就等着这人过来。

    那人看了看,可能是适应了一下屋里相对黑暗的环境,然后靠着边走到床边。我去的,就从风楚飞身边经过的,太特么的危险了,风楚飞都能伸手触到他的脚呢。

    人走过,风楚飞才后知后觉地后悔,刚刚过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扬他一点儿药粉呢?顷刻间让你消失在人海你信不信?

    可是人既然走过去了,她也就没有出去的想法,看这人轻的听不见的脚步声,也能想到,这人的武功应该是极高的。

    那人看了一下,然后竟然叹息了一声。再然后一柄长剑狠狠地刺了下去,紧接着人就跃窗而出。事情已经做了,就不用怕出声音了。

    只是人刚跳出去,就被莫凡给按在了地上。然后屋外边燃起了火把。

    这种热闹风楚飞岂能错过?桌子一掀,人也跟着出去了。她倒是要看看,这是谁啊?竟然想要自己的命!风楚飞可是看见了,这一剑下手可真够狠的!若她在床上,肯定是与床板一起被穿透的。

    “是你自己说?还是让我想办法?”

    风楚雄眼睛冷冷的。这人肯定没想到外面居然是有人在的,是以翻窗出去,还没有落地,就被莫凡直接给按在了地上。

    “撬开他的嘴。”柳依依大吼一声,么的,远远地看这人的表情,就是一副求速死的模样。然而无比遗憾,等她说完这话的时候,人已经完蛋了!

    莫凡听见声音,也是赶紧将人的嘴一翘,可是只有血流了出来……

    整个又白忙活了,我容易吗我!

    “大小姐,对不起啊,我这是又忘了。”

    在楚州,那个假陆永不是用过这招吗?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虽然有那么一点儿不满,但是柳依依也没说别的,“看看身上有什么东西。”

    莫凡翻了一遍,除了几种毒药之外,还真没别的什么。人家好歹戴个玉佩荷包什么的,这人身上是别无他物。敢情这人不是杀人就是自杀,一颗红心就这两手准备。

    “将人装起来,明天早晨建议送到京城去,就给皇上送去!”

    父亲不是已经跟皇上告状了吗?那么正好,这次连证据都给你送去。

    “飞儿,不好意思,哥哥也没想到这人竟然在嘴里放着毒药。”风楚雄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好,明明知道那些人都是死士了,而且在别院的时候,那个人不也是吞毒自杀的吗?只是那个人是从怀里摸出来的,而且当时莫凡还抓住了那人的手,是以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没关系,做什么事情哪有那么容易的,这次不行,还有下次,我就不信永远也抓不到证据,找不出什么人来。”

    “这次是真的很遗憾,差一点我们就成功了。”

    “都是死士,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死了就死了,就当成全他美好的愿望了。下次我们要注意一些,抓住这样的人,直接掰开嘴巴,这样他们就无法咬坏口中的毒,就不会死了。”

    “飞儿,你也说了他们是死士,你认为他们会说出来吗?”

    “我想我能够。你们都不知道,呵呵,有时候生不如死比死更可怕。”风楚飞眼神悠远,给我这样一个人,我用各种毒折磨你们连祖宗八代都得给我交代出来。可是现在人死了,确实是可惜了……

    “飞儿……”

    “这次大家都休息吧,估计今夜是不能来了。”

    “大小姐,我看你还是到松园去住吧,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没事,我在这里做钓饵,才能钓到大鱼不是?”风楚飞说完回了房间,折腾了一番,尤其是刚刚吃饱了,现在很困,反正人也没抓到,我还是睡觉靠谱一些。

    最后是风楚雄也留了下来,莫凡让人将尸体抬走,他也留了下来。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是安全了,但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风楚雄和莫凡干脆就住在风楚飞的外间,这样肯定是更安全一些。

    可是风楚飞真心不习惯好不好!尽管两个人都没发出大动静,但那沉重的呼吸声,都让她觉得这是在扰我清梦呢!

    本来困意就在眼前,这下又睡不着了,索性又开始各种想。这次来的是谁的人?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一定是各位皇子的安排!这些人还真是丧心病狂了!我不过是个被许婚的,有能耐你给你们的傻皇子给我杀了,那样不是更安全吗?

    额?你说这么些人怎么都这么笨呢?我很聪明的好不好,不容易被杀好不好!再说了,我风楚飞是谁?那命是相当大的,即使粉身碎骨我都灵魂不灭,就那么容易被你们杀了?

    你们是不是傻?还当皇子呢?切,风楚飞各种鄙夷,我好歹是个精明的,傻子难道比精明的更难杀吗?

    风楚飞万万没有想到,傻子确实也不好杀。

    就在同一个月下,同一个夜晚。当然不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浪漫,而是两人在同一时间,都经历着一场暗杀!

    风楚飞如此,傻子皇子也是如此。

    这一夜,“傻子”燕倒霉正在外面坐着看月亮。别问我什么时候养成的这习惯,我就知道风楚飞喜欢看,所以我也看。

    万一她在月亮上看见我看他的影子呢?

    自从陪风楚飞看了几次月亮之后,他也开始迷恋起了这个爱好。每天晚上坐一会儿,看看天上月缺月圆,然后整理一下思路,安排一些计划什么的,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尤其是这几天,心情各种不好!父亲请来的大师,貌似一个跟屁虫一样,一天很怕别人不知道他存在似的,成天各种试图用经文法事什么的治疗他的疾患,可尼玛的我压根没病你都看不出来,你还装什么大师啊!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