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倾天下 > 正文
269.贪婪的前太守
作者:疏烟淡月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楚飞不动声色,只是一会儿听听这边,一会儿听听那边,老百姓的话基本上没什么遗漏地听到了。心里只做一种感慨,她是想到了那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云州的百姓也不例外啊,而且土地贫瘠,山又被人给占了,日子就更可想而知有多艰难了。

    “你们只看到了太守搬走的东西,却不知道人家带走了多少银票呢,你们可能都不知道,咱们那太守嫌弃我们云州的饭菜不好,经常让人到京城去买,还让侍卫去买衣服,买茶叶和一切其他的东西,日子可不是一般的好啊。”

    “张员外一家就没少给呢,要不然以前冯六一家的地,他能得到了吗?只是苦了冯六一家了,冯六出门做生意,一走就是几年,估计现在也不知道家里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呢。”

    “这事啊,我看就是冯午一家的主意,是想吞了人家的地产,这不是张家拿了冯家的地,冯家拿了张家的店铺,而他们两家的地还有店铺,据说收入的两成都给了太守呢。”

    “这太守其实也真不怎么样,可是我们老百姓能有什么办法。只是新来这个郡主又太嫩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家的对手呢。说真心话,我是愿意这个小姑娘做太守的,你们不知道注意没有,那丫头虽然漂亮,但没有一点儿妖艳的气息,是个善良人呢。”

    风楚飞偷摸笑了一下,嗯,还不错,还能看到我是个善良的人呢。事实不也是如此吗?我对人冷酷,那是因为你就应该承受我这样的冷酷。而我对大多数人,还是很善良滴。

    “确实是啊,我就看那个丫头是个好命相的。如果真能留在云州,估计也对我们有好处的,至少税负没有以前那么重了吧。这个太守,每年都比朝廷以前要的税赋要多,也不知道是不是朝廷加价了,可是,我们哪有那个胆子去问哦。”

    “可不是怎么滴,这太守光认银子不认理啊!就拿冯六一家来说,人家是犯了什么错误,就让人家将百亩良田都充公了!既然都充公了,你衙署用也行啊,最后都要转给了张员外,这里里外外的,他可是真没少贪银子呢。”

    “我说老张啊,快把你的嘴巴闭上吧,若是真有人家太守的人在我们这里,我看你们一家都危险了呢。”

    “我有什么好怕的,穷的叮当响,别说他想从我们家里找银子,就是我这个主人都找不到,哼,我怕他什么?”

    风楚飞有听了好一阵子,才决定换一个地方。这么长时间,还真是没白听。至少听明白了,这前太守真特么的不是个东西。

    如果老百姓反映的情况属实,她还真不介意到皇上那里参他一本。无故加赋税,如果没有上报朝廷的话,那么他的罪可当诛。

    风楚飞离开这里,还是没去前面报名的地方,虽然他已经看了父亲等人就在那里,但是她还是决定去陈香楼看一看。

    陈香楼,位于云州的中心位置一代,可以说是云州数一数二的酒楼。她和风楚飞出来的时候,曾经路过过,对那里还是有些印象的,客人很多,应该看起来很红火的地方。

    “怎么样?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人过去看一下?”

    风楚飞刚一进去,就看见一个穿着暗红色长袍的年轻人,虽然人长得丑了些,但那身上的衣服可并不便宜。应该是个有钱人家的人。

    269.贪婪的前太守

    风楚飞不动声色,只是一会儿听听这边,一会儿听听那边,老百姓的话基本上没什么遗漏地听到了。心里只做一种感慨,她是想到了那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云州的百姓也不例外啊,而且土地贫瘠,山又被人给占了,日子就更可想而知有多艰难了。

    “你们只看到了太守搬走的东西,却不知道人家带走了多少银票呢,你们可能都不知道,咱们那太守嫌弃我们云州的饭菜不好,经常让人到京城去买,还让侍卫去买衣服,买茶叶和一切其他的东西,日子可不是一般的好啊。”

    “张员外一家就没少给呢,要不然以前冯六一家的地,他能得到了吗?只是苦了冯六一家了,冯六出门做生意,一走就是几年,估计现在也不知道家里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呢。”

    “这事啊,我看就是冯午一家的主意,是想吞了人家的地产,这不是张家拿了冯家的地,冯家拿了张家的店铺,而他们两家的地还有店铺,据说收入的两成都给了太守呢。”

    “这太守其实也真不怎么样,可是我们老百姓能有什么办法。只是新来这个郡主又太嫩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家的对手呢。说真心话,我是愿意这个小姑娘做太守的,你们不知道注意没有,那丫头虽然漂亮,但没有一点儿妖艳的气息,是个善良人呢。”

    风楚飞偷摸笑了一下,嗯,还不错,还能看到我是个善良的人呢。事实不也是如此吗?我对人冷酷,那是因为你就应该承受我这样的冷酷。而我对大多数人,还是很善良滴。

    “确实是啊,我就看那个丫头是个好命相的。如果真能留在云州,估计也对我们有好处的,至少税负没有以前那么重了吧。这个太守,每年都比朝廷以前要的税赋要多,也不知道是不是朝廷加价了,可是,我们哪有那个胆子去问哦。”

    “可不是怎么滴,这太守光认银子不认理啊!就拿冯六一家来说,人家是犯了什么错误,就让人家将百亩良田都充公了!既然都充公了,你衙署用也行啊,最后都要转给了张员外,这里里外外的,他可是真没少贪银子呢。”

    “我说老张啊,快把你的嘴巴闭上吧,若是真有人家太守的人在我们这里,我看你们一家都危险了呢。”

    “我有什么好怕的,穷的叮当响,别说他想从我们家里找银子,就是我这个主人都找不到,哼,我怕他什么?”

    风楚飞有听了好一阵子,才决定换一个地方。这么长时间,还真是没白听。至少听明白了,这前太守真特么的不是个东西。

    如果老百姓反映的情况属实,她还真不介意到皇上那里参他一本。无故加赋税,如果没有上报朝廷的话,那么他的罪可当诛。

    风楚飞离开这里,还是没去前面报名的地方,虽然他已经看了父亲等人就在那里,但是她还是决定去陈香楼看一看。

    陈香楼,位于云州的中心位置一代,可以说是云州数一数二的酒楼。她和风楚飞出来的时候,曾经路过过,对那里还是有些印象的,客人很多,应该看起来很红火的地方。

    “怎么样?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人过去看一下?”

    “那说说吧,那边什么情况?报名的多不多?”

    “东爷,那边报名的人还算可以,大约有个四五十个的样子。”

    “都是些什么人?”

    “有几个秀才,还有几个乡绅,其他的大都是普通人。”

    “特么的,这些人是不是不知道我东爷的警告?”

    “可是东爷不也说了吗?报名的如果不去,可以给的银子更多呢。”

    “也是哈,有些人还真是贪心的,只是他们不知道想过没有,拿了我东爷的银子,他们是不是有命花这银子呢。”这个被叫做东爷的,肥的跟个冬瓜似的,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多厉害的人呢。风楚飞鄙视地看了他已眼,信不信我师父一个手就能将你的脖子扭断?

    ”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