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倾天下 > 正文
307.怎么办
作者:疏烟淡月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跟东爷交易的不是赵远途,莫如也看出来了。但不管是谁,不管为谁做事,总之今天这个赵远途肯定是我的了,太特么地过分!就凭他一口一个风展辰,这个人就该死。

    赵颂东和赵远途的谈话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后面主要是研究在上面路段袭击风展辰合适,用什么方法,需要多少人等一些琐碎的问题。

    让莫如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口中所谓的上面安排的人,竟然是从棋盘山那边过来的,棋盘山到京城的大部分山地,天机营都是应该有着部署的,但棋盘山那么大,他们也无法全部顾忌到,尤其是西面和南面,他们的势力还没有覆盖。

    这个问题也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这些人是为谁服务的,所谓上面的人又是谁才是他最想知道的,可是很遗憾,他们并没有提及,一句都没有。

    赵远途出来的时候,赵颂东也就是东爷给送出了院子,然后白衣师父留下来继续监视东爷,而燕倒霉和莫如两个人则跟了赵远途出去。很奇怪东爷并没有让他走密道,可能东爷的密道只是为自己准备的。

    燕倒霉出去的时候放了一个小小的信号,这是提醒他的人过来跟着白衣师父一起监视东爷,免得像早晨那样,一个照顾不到,这家伙就顺着密道给溜了。

    东爷此时还是很高兴的,虽然说赵远途带来的消息对他目前的处境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他还是很满意,因为赵远途说了,如果此行暗杀风展辰成功后,这些人可以留在云山,归他管理。也就是说他的势力不用从头开始了,而且赵远途也答应,以后还会送人到云山过来。东爷更是欣然答应。云山虽然已经失守,但这个应该不难,风展辰若被除去,那么,风楚飞就不足为患。

    嗯,设想的还是很美好的,非常好。

    连燕倒霉都快给他鼓掌了,大哥,咋想的那么美呢?用风楚飞的话说,你咋不上天呢?

    人大抵都是这样的,对未来总是寄予很多期许,但未来也总有许多未知对不对?

    赵远途和赵颂东同样如此。他们怎么能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赵远途还没出门就将脸上的面具换了下来,又戴上了另一个,然后将外面的衣服一脱,还真是换个人一样,若不是莫如一直跟着他,还真让这家伙给忽悠了。

    出了门赵远途就开始用轻功,看起来还功夫不错的样子。夜深人静,速度也非常快,但是他快,有人比他还要快。刚走出第二条街,燕倒霉一个纵身靠近,一把药粉洒下去,然后莫如闪身而出,将人一扛,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可怜这个赵远途同学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人已经被抓了回去。

    莫如一进去就将人直接扔在地上,若不是风楚飞留着他有用,他直接就弄死他,让他死的脸渣都不剩。

    燕倒霉去叫风楚飞,等了这么长时间,她应该是等急了都,这个赵远途,竟然让飞儿等这么久,要是他没什么用处,也一早弄死他了。

    赵远途哪能想到,自己本来秘密的一次出行,竟然遇到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更确切点儿说应该叫做劫难。

    跟风楚飞说了在东爷府上听到的情况。风楚飞沉默,按说赵丞相现在应该不打可能有杀父亲的理由,毕竟人家两个人在京城的时候表面上还算是和谐的,尤其是赵丞相被皇上怀疑的时候,满朝文武也就是风展辰去看了他。那么风展辰刚一走,他就要杀他,貌似怎么都不合情理。

    就算赵丞相真的有新杀了风展辰,至少现在不是时机。赵丞相此前也正是利用皇上对风展辰的猜忌才迅速发展起来的,如今可以说重拾皇上的信任,那么在此利用风展辰无疑是最简单也是最便捷的方法。就如同风展辰也会这样想,在他明明有能力能够让皇上找出赵丞相的把柄的时候,他偏偏没有落井下石置赵丞相于死地,其实也是基于赵丞相一样的想法。

    那么,精明如赵丞相就更不大可能要杀风展辰。而且风展辰在去找他庇护风楚飞的时候,不是已经达成了一个基本的协议吗?

    风楚飞思考了很久,还是觉得应该不是赵丞相做的。那么,扮演赵远途的这个人明明就应该是赵丞相的人啊?这该怎么解释?

    明明自己觉得挺聪明的,可是这事还真就难倒他了,真心想不出来。

    “那么,这个假的赵远途会不会是为别人做事的?”燕倒霉只能这样猜测,因为他也不相信赵丞相会杀了风展辰,如果说这个药杀风展辰的是皇上,他都有可能相信,但若是赵丞相的话,他却是不信的。因为这个时候他那疑心癌父皇对赵丞相和风展辰两个人都是怀有戒心的,别看风展辰攻下了云山,但皇上应该也不会这么快就重拾信任。也就是说,赵丞相此时最应该做的是与风展辰抱团取暖才是,最不济也是相安无事,又怎么可能暗杀风展辰呢?

    “我也是这么想过,可是这个赵远途倒了云山安排种种事情来看,无论是调动沧浪山八杀阵,还是指挥在山上设伏,甚至是调动一些人来破坏衙署构建,都显示他对云山是非常熟悉的,而这秘密的地方,赵丞相可能会找个一般人来吗?肯定不会,那一定是他非常信得过的人才行。所以,这个赵远途有待研究。”

    “直接弄醒了,酷刑审问。”

    “等一下,我们先看看。”

    风楚飞走到赵远途身边,“翻过来。”

    “好。”燕倒霉过去一脚给他踢过来,让他的脸部朝上。然后风楚飞拿出药粉洒上一点,然后将面具轻轻地揭下来。

    “这个你们认识吗?”燕倒霉看了看,“不认识。可以叫莫凡过来看看。”莫凡只要见过的人几乎就是过目不忘,所以一般认人这种事情都让他来。

    不只莫凡来了,还有风展辰也来了。而且还带过一个刚刚收到的消息。

    “常州化德寺出家的那个已经被杀了,天机营的人继续在调查,因为大燕国有不追问僧人来历的传统,所以确定不了那个长相酷似赵远途的人到底是谁。这个死人在秘密送往京城的路上被天机营劫下来,如今被安置在常州附近的山洞里。”

    莫凡已经确定那个死掉的就是真的,那么这个路上的死人就不难理解,很可能是利用这个死掉的,长相酷似的他去给皇上交差。

    “莫凡你看看这个。”风楚飞摇摇手中的面皮,再指了一下躺在地上的那个。

    莫凡看了又看,“这个人我没见过。”

    风楚飞将自己刚才所想跟父亲说了一番,“父亲觉得我分析得是不是有道理?”

    “飞儿的分析自然是有理的。我想这个应该不是赵丞相的人。很有可能是有人利用了他。”

    “这家伙还部署在出云州的路上杀你呢父亲。”风楚飞也过去踢了一脚,可怜这个假的赵远途啊,不明不白地被劫持而来,在被迷晕的状态下跟个死猪一样,被人踢来踢去。简直比燕倒霉还倒霉呢。

    “想杀我风展辰的人还真是多,不过我还活着,而且还将继续好好活着。”风展辰一笑,“不过很可能圣旨还真就明天来了,看来这楚州我是真要回去了。”说到这里就有些伤感。这边的事情感觉还有好多,但楚州那边也耽误不得。

    “父亲放心好了,我这边没什么大事,而且我这里多了这么多的人,还有燕倒霉和莫如,足够了。”风楚飞又怎么能不了解父亲的心情。无论这边准备的怎样充分,做得怎么的好,父亲貌似都会不放心。再说来这么多天了,也不能总将父亲留在这里。

    “其实为父是早该走了,可是……”

    “整个云州城都是我的人,父亲也会有不放心的地方,这就是父亲对女儿的关切了。不过没什么,他们会保护我的。”风楚飞嫣然一笑。“而且这里暂时由莫如做主,我也没什么可危险的,再说危险的地方这不还有燕倒霉呢吗?”

    燕倒霉连忙也站出来做个保证,“我在她在,伯父放心吧,除了刚调过来的这些人,我还会从各地飞燕楼调过来一部分人,保证保护好飞儿的安全。”

    本是讨论赵远途的事情,开始变了味道,连屋子里的气氛都变得凝重了起来。

    “父亲,我想将这个假的送给皇上,你看怎么样?”

    “我看啊,你还不如送给赵丞相,还能有些用处。”

    “怎么?”

    “换点儿银子而已,没什么。”风展辰笑,这么说他相信风楚飞能听懂。

    “这样真心不错,非常好,比送给皇上好。”风楚飞表示佩服,这个主意真心不错。送给皇上一点儿好处都弄不来,但送给赵丞相就不一样了。而且,这个虽然是个假的,但银子却是真实的,而且还是个数目不小的银子。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