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倾天下 > 正文
319.欣喜若狂
作者:疏烟淡月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整云山势力必然少不了东爷,别看在东爷请示的时候,那边只回了个自己处理。但是若东爷真不给他做事了,他这边要想开展还真不容易。

    所以赵远途要见东爷,或者直接可以说赵丞相要见赵颂东,只是他自己是万万不能来的。要说这人也真是挺厉害的,自己的亲儿子死了,弄了个假的做一张人皮面具,估计自己都当真了。如今风楚飞也不知道这个赵远途是常州化德寺的那个,还是弄个完全假的。那边去调查的人一直没有回信,十有八1九那边是还没查清楚。

    这些都不太关键,风楚飞现在要做的事,不是将赵丞相一棒子打死,也不是让皇上一下就能端了赵丞相的。她的目的就是不时地撩拨两个人,让他们互相争斗下去,好给自己留下发展的时间与空间,也让皇上这个疑心癌没有精力再去猜疑他的父亲。

    但是你赵丞相要还想在云山给我弄这个那个的,那我可得让皇上好好提点你一番了。反正你们两个也都不是什么好人,那么我坐山观虎斗也是挺好玩的。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正好做个渔翁好了。还有,你们见过这么年轻漂亮的渔翁吗?见过吗?

    今天下午或者晚上,赵远途就要来。那么,见面地点会在哪里?东爷今天忽然从密道出来,白衣师父都没有发现,应该说他的密道在卧房里。方才白衣师父也说了,是因为外面有动静出去观察了一下,前后没有五分钟时间,东爷就在卧房里消失了。

    接下来,肯定是要盯紧这个东爷。不知是白衣师父去了,莫如和燕倒霉也跟着去了。嗯,一个皇子,一个新任的太守亲自出马,按理说东爷和赵远途就算死了,也该感到荣幸才是。

    “务必给这个赵远途给我抓来,无论真的还是假的。要活的。”

    “放心,保证给你弄回来一个活蹦乱跳的赵远途。”

    ……还活蹦乱跳的的,真心觉得这话一点儿都不好听,但这是燕倒霉事多的,姑且就让他这么说好了。我要的就是一个能喘气的就行……

    “你们几个小心一点儿,如果需要就多带几个人出去,反正他们也没什么事情。”

    “不用,人多的话反而会有危险,万一被发现,可能就达不到目的了。大小姐你放心吧,我让十几个人都在院子外面不远的地方,若是需要的话他们随时都可以过去的。”

    “嗯嗯,这样最好了,别到时候需要了找不到人,你们三个,可以个都不能有事。”

    风楚飞细心叮嘱,这三个人哪一个对她都无比重要,她可不想让他们再像黑衣师父那样,担心都担心死了。

    “你就放心好了,我们现在就过去,保准给他按在当场。另外也让莫非和黑衣师父他们去了云山上,万一他们相约的地方不在东爷的府上,也好在那边早做安排。总之我们信号弹都带足了,你给准备的药也都充足着呢,在家好好等着就行了。”

    燕倒霉也细心地讲了自己的计划,他们带了足够的人,莫非那边带的更多,毕竟是山上嘛,地方大,需要的人也多。随着燕倒霉的人和风展辰调过来的人都到了,风楚飞现在下面也有两百来个人了,这样只要不是有大规模的兵士来袭,应对一些小麻烦总归是没有问题的。

    莫如等人是一直等到月上柳梢头了,也没见到赵远途来。东爷也跟坐石像似的,一动也没动过。中间只进来了两次人,一次是送中饭,一次是送晚饭。

    应该是东爷和赵远途两个人都商量好了见面的地点,所以东爷才这么波澜不惊的。

    直到将近午夜,东爷才起身动了动,上了一次茅房,然后接着在那里坐着。还是一动不动。虽然莫如就跟他在一个房间里,一个在上面一个在下面,但距离之近,你也无法猜透他的心思。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在想什么是不是?

    燕倒霉和白衣师父两个人是在外面,待了大半天再加上半个夜晚,整个就是无聊透顶了。怎么感觉这东爷像是个占着茅坑的……

    子时中,终于有了一点儿动静。东爷站起来穿了一件衣服,然后到了前厅。这个前厅也是他的院中院的第一进。莫如和燕倒霉都是对这里比较熟悉的,所以很快都找到了各自的藏身之处。这东爷看来也真是个自负的,这整个院子的防守之人都放在这个大院子的外面,而里面就他一个人,连个下人都没有。

    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经历了什么,竟然会有这么个习惯。不过这对莫如他们三人来说就最好了,基本上找个藏身的地方毫无压力。

    东爷进到前厅,然后发了一个小小的信号,外面有人进来,准备好茶水然后再退出去,全程无交流。看样子,这也是做多了,做的习惯了,一进来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东爷的时间抓的还是很好的,就在茶水泡到差不多的时候。燕倒霉已经看见一个人远远地过来。从东爷府上的大门到他的院子还有一段距离,而他站在高处自然也就能看得很清楚。一声鸟叫当做提醒,这是人来了。

    此前他并没有见过赵远途,但还是能一眼就认出来。这可都是人家风楚飞的功劳,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风楚飞根据莫凡的描述画出来的一副画像,反正莫凡是说非常传神的,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呢。

    然后不知是他燕倒霉,还有其他的人也都知道了赵远途的样子。

    “这个还真是个假的。”燕倒霉说。因为什么他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原因很简单,赵远途按照莫凡的描述,是有着特征的,而他并没有。

    既然人都到了这里,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一半了。此前风楚飞是打算一见到人,直接就给摁回来的,但是被他否定了。既然他进来和出去是一样的结果,那么为什么不听听他们说什么呢?

    任何人都能想得出来,这赵远途一定是有目的的,绝不是来喝茶的。

    好在莫如已经进入了理想的地方,偷听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少主……”东爷肥胖的身躯,跟这声哽咽似乎并不搭调。可是人家也是真心委屈的好吗?女人都丢了还无所谓,那几百个人损失了,简直心都疼死了。不是心疼那些人中的某一个,而是慨叹自己的势力,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瓦解了,而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所谓的云州正义团的任何迹象。长这么大岁数都没有这么窝囊过,我容易吗我……

    “这边到底是怎么回事?”赵远途也是个冷漠的,连个安慰的话也没有一句。莫如鄙视地白了他一眼,看你们这德行就没法跟我们大小姐比。连点儿人情的味道都没有。

    “我的女人都被劫走,还有我的人也是。到现在还没查出来一点点的消息,好像这些人都人间蒸发了一样。”东爷似乎就是找到人为他做主一样,说的还是悲悲戚戚的味道。

    可是对面的人完全没反应的好吧!莫如心想,这个按大小姐的话就叫:兄弟,你表错情了。

    “你有没有调查风展辰他们。”

    额?这个赵远途还是很直接的。

    “我那边有暗桩,他们都说那边没有异动。”

    “我问你去查了没有。”赵远途的声音不耐烦了起来,答非所问,听不懂话是不是?

    “没有。”东爷也实话实说,确实是没查过,只是让人问问而已。他是不相信风展辰的人能对付几百个他的人的。因为风楚飞他们来的时候他们也看见了,就那么一点儿人,而且还有女眷,还有一些不会武功的,怎么可能一下子让他那么多人消失。再说那些女人,他们要了也没有用是不是?

    他的女人他还不清楚吗?一个个弱不禁风的,又没什么特长,人家要他们做什么?

    “云州正义团能凭空冒出来吗?你觉得不是风展辰的人,难道还会有其他人嘛?”赵远途鄙视地看着他,怎么就没长脑子呢?此前在云州,有人敢动你吗?

    额?东爷的嘴角抽了抽,可不是这么回事吗?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可是现在我们也没那么多人敢对风展辰啊?”

    “这些就不用管了,反正你也不在乎那些个女人。明天中午左右,圣旨会下来,让风展辰立刻启程回楚州。所以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找你那些女人,而是负责在风展辰回去的路上,让他此去楚州,有去无回。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可是我的人?”

    “你那些人即使有还能怎么样?能打得过风展辰还是怎么着?上面已经安排下来了人,明天早晨就会到达。你要做的,就是利用你对云山熟悉,对出云州的路熟悉,安排这些人在必要的地方杀了他。”赵远途也是云淡风轻的,感觉杀风展辰的任务他已经完成了似的。

    莫如在上面这个气啊!么的人家皇上还得称呼我们家老爷风总兵呢,到你们这里做一个风展辰右一个风展辰的!我看你们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想早点儿托生去呢!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