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倾天下 > 正文
326.你又能怎样
作者:疏烟淡月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人若是非要找死,那么神仙都帮不了她。

    风楚飞狠狠地踢了一脚石子,赵颂东,你死定了。然后自己抱着脚,太特么地疼了……

    莫凡看着都想笑,然后用咳嗽掩饰了一下。杀人你就杀人,你跟自己过不去是几个意思?

    “大小姐,黑衣师父和白衣师父没有跟着回来,他们去了北郊。我在他那边听他们说,他们的人都在北郊。我想估计是说的他们的队伍。跟两位师父提了一句,两个人帮我将这些人领回来,直接就走了,让我告诉你一声,他们会安全回来的,若是觉得对付不了的话,保证不会冒险。”

    风楚飞展颜一笑,这两个师父越来越可爱了,自古只见徒弟找师父回报的,这下整个整反了。不过这样真心好,至少他可以放心了。不管是出于什么缘由,总之她可不想再出现上次那种事情,真心一次就够了。

    “还有什么发现?”

    “山上的秘洞,我们发现的是他们所说的三号和一号秘洞,二号是个狭小的秘洞。因为东爷被我迷倒了,所以他们并没有商量出个最后结果,他们的提议有这么几种,一是暗杀你,但忌讳皇上调查,还有老爷的能力。二是准备夺回云山。三是准备让他们的人留在我们的衙署,试图瓦解和破坏。比较统一的意见是他们各种搞破坏,企图让大小姐知难而退。综合起来就这么几点。

    他们一时半会儿还没个准确的方案,所以不足为惧。我就先将这些人给带出来了,我想着的是,被让他太嚣张了。再说我们将这些人带出来,东爷肯定恼羞成怒,他一动怒,一走极端,我们的机会就来了。老爷可能这几天就准备走了,我想着在我走之前,给这东爷按大小姐的意思给他结果了。”

    “嗯,很好,很不错。方案还挺多的。”

    “大小姐,我就先不说了,我还要回去监视那个赵颂东去了。我已经安排好了,白衣师父会换我,我们两个倒着班看着他,这两天我们就去给他们做暗卫去了。我看看他到底是有多大个胆子,有多大个能量,居然就这么热切地坑害大小姐。还有,我想出了大事,他肯定要给他护佑的人信息什么的,正好可以顺便将根子给他挖出来!”

    “注意保护自己,将装备都带好。如果遇到危险,千万记得我的话,保命要紧,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是,大小姐说过的话,莫凡都记着呢。机会常有,而生命只有一次。你看看我都记好了吧!”

    莫凡嘴角一咧,这些理论似乎与当时所奉行的舍生取义的那些相背离,不过貌似大小姐的理论更好一些。总之你记在心里就是最好的,没事的时候想想,哪一句都是至理名言。

    莫凡走了,风楚飞才又和莫非一同进去。

    “我想问你们一句,谁出来后悔了?如果有的话站出来,现在就送你回去。”

    “不后悔,我不后悔,我再也不要回去,再也不要。”

    离风楚飞最近的一个姑娘赶紧说到,其余的人也一个个的表示绝不后悔。

    “你们不后悔就先住在这里,但在我没有让你们走之前,任何人都不准离开这里。我先强调一下,我不是要拘禁你们,更不会将你们怎么样。我是在想,在没有将这个东爷弄死之前,你们若是回家的话,肯定会连累你们的家人。所以,你们一个都不能走。再有,我还要对外宣称是我劫走了你们,这样才不会连累你们的家人。你们懂了吗?”

    “我们不会的,在他没死之前,我们也不敢出去。这位小姐可能不知道,此前也有姐妹逃了回去,如果大小姐去过的话你就知道,东爷的府上看管的并不严,逃跑的机会也不是没有。只是此前有出去的被抓回来,东爷竟将她的内脏全都挖了出来,然后将人就挂在我们住的那边的一棵树上,直到晒成了人干。我还记得,那是三年前的夏天,正是酷暑时节,那味道很多天都散不下去。”

    “那么这次你们怎么敢出来了?”

    “经过这几年,我们也算看透了,我们在那里只有死,出来还有一线机会。再说我们这么多人,若是有出来的,而我们还有人在的话,等着我们的,也是一个死。所以就跟着出来了。”

    “你们就安心地住在这里,应该不超过五天,你们就可以回家了。但是一定要记住,这几天千万不要出去,否则的话,你不只是害了你的家人,还可能害了这里所有人的家人。”

    “我们保证都不出去,可是大小姐,东爷的势力非常大,有一次东爷招呼我过去,正好有人来找他,他就在外面的屋子跟他们说话,我听见了一些。说是他们还要派人到京城刺杀皇子呢。说皇子可能威胁了别人的地位什么的。”

    “什么时候的事?”

    “应该就是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是中秋节后面的那几天,因为那次打我的时候,东爷还扔了许多的月饼在我身上。”这丫头的眼里一下就流出了眼泪,貌似想到了当天的场景。

    “他将月饼放在我身上,然后就那么趴在我身上,他那么重,我就动了两下,他就打我,将月饼狠狠地砸在我身上,还惩罚我在肚子上顶着个油灯,大小姐你看,我这里还有那天被烫的痕迹呢。”屋子里也没有男人,她索性就打开了衣服。果然是啊!触目惊心的烫伤疤痕还有些红着,显然是还没有恢复好呢。

    风楚飞这个气啊!么的,小鬼子的人体盛宴是不是从你这里传过去的?

    “你们清楚这些就行了,另外,你们身上有伤的厉害的,或者有不舒服的都可以找我。今天晚了,就明天早上过来给你们看。”

    “谢谢小姐。”一群人噼里啪啦地跪了一地。

    “以后谁都不要这样了,无需多礼。”

    风楚飞说完就走,就怕这种场面了。

    “飞儿,好了吗?”燕倒霉一看她出来,立马飞奔过去。

    “安排好了,怎么还不去睡?”

    “给你带来了一个消息。”

    “好消息?”

    “就是调查的一个小结果而已,算不上好消息。”

    “什么?关于东爷的?”

    “嗯,飞儿真聪明。这是燕风传过来的。燕风之所以没回来,就是让他负责调查这件事的。结果还真让他查到了,当时赵颂东被执行死刑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跟着,也没有公开,而是就在牢狱中执行的。

    燕风凑巧找到了当时参与的一个,当时是这样的,有人给做了一个面具,给另一个死囚犯带行,然后斩的是另外一个人。当时负责此事的大理寺中的徐庆东,正是赵丞相的妻舅。”

    “你是说这件事还是赵丞相的人设计出来的?”

    “很有可能。”

    “可我表面上没有和赵丞相有过交集,他这是闹的哪一出?”

    “这不是很简单吗?他是想要云山,至于云州怎么样,他是放在第二位的,根本就不是关键。因为你来了之后,必定是想办法要到云山的,这件事我也建议风总兵上书了。而你既然出主意退了云山的部署,有第一次,他们肯定会以为还有第二次,所以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让你离开云山,离开云州。”

    “是有道理。确实是有道理。”风楚飞点头。

    “东爷一直是这里的暗线,己任太守不是让他逼走,就是让他收买,目的不久是为了云山上的那些吗?而你到这里,基本上可以肯定你不可能跟他们合作,所以他们只剩下最后的那一点了,那就是将你逼走。”

    “他们不知是想逼我离开,还准备杀我呢,这要是不考虑皇上那边,不考虑我父亲这边,兴许第一天就给我攻击了。莫凡今天还听到他们说,北郊还有人呢,这不黑衣白衣两位师父过去查了吗?可以想见,这东爷还是有些底牌的,否则也不至于这么猖狂了。”

    “啊?什么时候说的?”

    “莫凡刚走不长时间,这不又去赵颂东府上了吗?莫凡都说了,这两天他要给赵颂东当暗卫去了。呵呵。”

    风楚飞一想到给人家赵颂东当暗卫就想笑。把监视说成暗卫,莫凡也是变得幽默了许多呢。还记得当时和莫凡一起去楚州,那时候莫凡基本都是不怎么说话的。

    “嗯,依依你先回去休息吧,这一听也够累的了,我就是告诉你一下这个消息。明天是大家来衙署的第一天,你肯定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的,别累着了。”

    燕倒霉将风楚飞送回她的院子,然后他并没有回去睡觉,而是飞身出去,到北郊去找黑衣师父和白衣师父了。北郊既然成了他们暂时的落脚点,那么他们肯定对周围很敏感。他要去帮帮两位师父。要说自己还真是个迟钝的,自己怎么就没想着问问莫凡那边的情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