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倾天下 > 正文
369.相逢一笑
作者:疏烟淡月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过风楚飞的人就知道,她见了银子比见了亲人还亲,眼里精光闪闪,心里各种惦记。但是必要的劳逸结合还是要的。

    “将下面能干的人提上来,你们四个以后就管理一下就行了。别太辛苦,我这里正筹划着后面的发展呢,你们几个凡事都亲力亲为的,以后发展更多的项目,还不累死你们几个。”

    “还要发展什么?快说说,我看最好还是定在京城,这边的人多,发展的环境也很好。”

    一提到新项目,楚一楚二楚三楚四一个个地双眼放光,看来也是赚银子赚上瘾了,对于任何能来钱的事情,都报以极大的热情……

    “我想整合一下信息资源,成立一个大的信息收卖机构。因为天机营、我们、还有飞燕楼都在做这个项目,很显然,这是一种浪费。我想让三家合并,融合信息避免浪费,当然,收益和分成可以商量。如果我能够做到分区收集信息,一定会用最少的成本,得到最大的收获。”

    风楚飞眉飞色舞,讲起这种事情最开心了,毕竟是现代人过去的,对于整合管理这些观念还是比较先进的。

    “那王爷能同意吗?人家本来就在这方面比我们做的好,做的也比我们大。我们倒是无所谓,毕竟我们才刚刚发展。”

    楚一还算比较冷静的。跟天机营就不说了,都是一家人,怎么都好说,从风展辰疼大小姐的样子来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但王爷就不一样了,人家发展了十来年了,各种信息资源比他们多不说,体系也相对完善,人家能愿意吗?

    “哦?这个我还没问王爷呢,不过没关系,我觉得问题不大。到时候按信息比例收银子就是了,我们又不占他们太大的便宜。”

    这个事情还真没和燕倒霉商量过,嘿嘿,貌似合作是占了人家便宜,但是未来收益是大家的,肯定也是对飞燕楼有好处的。既然对彼此都有好处,那又为什么不做呢?

    几个人正在说着闲话的时候,酒楼的一个小伙计进来了。

    “地字一号房的人要对大小姐不利,说是大小姐挡了别人的路了,你们注意点儿,他们目前还没有说什么具体方案,那里是几个男人,是以同乐帮二当家单二为首的,其他几个并不知名。”

    明楼是天机营旗下的产业,也是获取信息的重要来源,关键就在这里,明楼的设计关键点就是设计独特。他们能从各雅间到地下的声音通道里,听到任何一个雅间的声音,然后这雅间互相的隔音又非常好,所以并不引人怀疑。

    上来的小伙计虽然年轻,但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他是明楼如今掌柜的儿子,从小长在天机营,如今在这里负责信息采集,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

    “谢谢。”风楚飞点头致意,也没有多说什么。

    小伙计为了不引人注意,也是端了一盘菜上来的,也不多耽搁,说明了事情就下去。

    “刚到京城就让人给盯上了?”

    “谁说不是呢!这也太吸引人了吧!还同乐帮,我都听也没听说过呢。”

    ……是够吸引人的了,谁让人长得这么漂亮呢?

    “同乐帮是街头的混混帮,没什么大本事,地痞流氓而已。”

    我去,我就吸引这些人了?

    “我也没得罪谁啊?这两天出来都没怎么出来,怎么就惹人注意了?”

    “不是说你挡了人家的路了吗?”风楚雄取笑到。

    “就我这小身体还能挡了别的人的路?再说了,即使挡住了,绕过去不就完了吗?”

    ……

    这一天天的真是没谁了!什么事也没做,就成了挡别人的路了。

    晕死!

    “放心吧飞儿,这件事你不用管。”

    风楚雄平静地,别说是没挡别人的路,即使挡了又怎么样?现在的他可不是以前读书的他了,更不是刚出了楚州学院的那个迂腐而又呆板的他。几个月来,他的成长不可谓不大。他是逐渐看清楚了这个世界原本的规则,这些规则跟他的所学出入很大。他学会了适应新的规则,也在不断地迎接挑战。总之,他不再是那个任人揉扁搓圆的风楚雄了。

    比如听闻此事,他不会再等着敌人来的时候跟你面对面的讲道理,而是选择先发制人。

    所以,就在他出去方便了一下的功夫,已经安排暗卫要将这几个人了结了。这些混混本来就是吃饱了没事做的人,能耐不大,专门以欺负弱小为乐,就是这样的人杀了也无妨。反正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

    一行人出来的时候,风楚雄和楚一他们各自离开,都有事情要忙,实在是没时间到飞燕府去。风楚飞与莫非两人坐上马车离开。

    风楚雄等人之所以放心地离开,是因为同乐帮那些人根本不足为惧,有莫非在,还有他安排的暗卫,足以保证风楚飞的安全,若不是传书过来有急事,其实他是想送妹妹的。

    四个暗卫都离风楚飞的马车不远,他们是想等着将人送到了,再回头解决同乐帮那几个人。却是没想到,他们前脚出来,后脚同乐帮的那几个也跟出来了。看样子他们是在风楚飞等人来时就发现了她,如今一看风楚雄等人都各自散了,就余下了两个女人,那还不是大好机会来了吗?一万两白银啊!他们得欺负多少人才能抢到这些银子?

    莫非两人其实是知道有暗卫跟着他们的,就算没有,莫非也压根没将这几个人放在心上。一个专以欺负弱小为本事的人,能有多大能耐?

    坐在马车上,风楚飞拿出一本书靠着车厢坐着,莫非则是坐在车尾,透着帘子观察外面。

    走在大街上,马车本来也走的不快,她能清楚地看见几个人跟着她们,开始是四个,走了两条街以后就变成了十个。

    莫非暗笑,看看你们这几个人的样子,难道也能做什么大事?这些个人不是形象不太好,而是一个个地吊儿郎当,却又唯我独尊的样子,看到卖菜的老人,顺手从人家篮子里拿了一点儿,然后看见一个卖饼子的人,其中一个还随意地踹了人家一脚。许是这些街头混混他们都认识,被欺负了的人也只是远远地躲开,并没有与他们起争执。

    “十个人了,大小姐,要不要揍他们一顿?”

    “等等,找个宽敞一点儿的地方。”风楚飞头都没有抬起来,显然对这些个人没有一点儿畏惧。

    “不行,我忍不住了。”

    莫非话一说完,人已经没影了,蹭地就蹿了出去。

    “找死吧你们。”一脚踹出去,然后从那人手上抢过来一个小孩子,复又回到马车上。

    “这几个人抓这个孩子欺负,就是欠揍。”

    莫非唠叨着,她刚才之所以忍不住,是因为其中一个人,将这个路边玩耍的孩子抓过来,还给了两巴掌,意思是嫌这孩子挡在他面前了。

    那边的人等人家进了马车才回过神来,跑着追上了马车。

    “上面的人下来。”一个叫嚣着。

    “外面的是谁家的狗在乱叫?”风楚飞来了兴趣,今天非要好好整治这几个人了。

    “呦呦呦,这声音还真好听。是风小姐吧,来,下来我们看看。自古相逢不如偶遇,今天遇见了,不如交个朋友怎么样?”

    “就是就是,下来吧风小姐,我们可是能做某傻子不能做的事情哦。”

    言语中尽是嘲讽,然后那一群人嬉笑成一团,好像有什么大事值得他们那么笑一样。

    “人都说物以类聚人一群人,看来还真是这么回事,你看看,这不狗也都成了一堆一堆的吗?”风楚飞在马车上安顿了那孩子,和莫非两个人下了马车。

    一出来就看见其中一个暗卫要动手,她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好长时间没看热闹了,还是玩一会儿比较好,暗卫动手顷刻之间人都没了,我还看什么热闹??

    “果然长得漂亮!所以说的话难听,我也能原谅你的。”

    一个络腮胡子抱着个膀子,眉梢眼角全无善意,但是你一个男生味道十足的人,说出的话来竟然是娘娘腔是怎么回事?

    “这位狗,我觉得你叫出来的声音倒是还算可以,可是怎么看你怎么不是好狗,你说是不是?”

    ……“呦呵,还牙尖嘴利的,怎么的?你还想咬我怎么着?”

    络腮胡子还击到。你说我是狗,我就说你咬人,那你还不是跟我一样?

    “我还怕脏了自己呢,说说吧,谁让你们来的?坦白点儿,我就让你多活一会儿,若是不然,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哦?”

    “最不好的后果大概就是被你强,上,了,不过我很愿意承担这后果。”

    “这话可是你说的,别后悔哦。”

    风楚飞说着话,不经意地扬手,然后络腮胡子就倒下了。

    “既然你愿意承担后果,那么我的毒就真上了你了。”风楚飞拍拍手,然后将目光投向剩下的九个,挑衅意味十足。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