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倾天下 > 正文
385.赚大发了
作者:疏烟淡月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与每次来宫里不同,整个宫中都是肃杀之气。感觉天气也跟着寒冷了许多。一丝风吹过来,风楚飞裹紧了衣服。前面领路的公公一路小跑,即使是跑着,你都能看出他的腿在打颤。

    燕风给她送到宫门口就不能再进了,她只能跟着公公走路进去。不是着急吗?怎么连顶小轿也不给准备?风楚飞嘟囔着。同时也紧走了几步,不是她有多着急,而是她冷。

    皇宫是真够大的,但是现在看起来真冷清。一路上也没遇见几个人,宫里显得空空荡荡的,青石板的路没有任何脚步的痕迹,有几只麻雀低低地飞过。

    有那么一瞬间,风楚飞感觉这里完全不是皇宫的样子,而像寺庙。

    随即她自己就笑了,寺庙里的和尚要是有这么多女人,非得让俗世的人给打死了。居然还有女人要流产,想想就有些搞笑。

    走了差不多有一刻钟的时间才到了地方,这是一处比较偏远的小院子,看起来这个妃子等级不是太高。大燕国的后宫妃子没有唐宋元明清时分的那么清楚,而是统一叫做妃子,只是妃子分了等级,一到九等。新进宫的一般都是九等,然后看皇上的喜好晋级,怀孕生子生女的,至少会晋级成三等,没孩子的那些就自凭本事了。

    看这小院子,再看周遭的环境,这妃子估计也进宫不长时间。后宫的差不多最后排的院子了,风楚飞唯一的感觉就是远,走了这么远,腿都快冻麻木了,无论是飞燕府还是非王府都是很暖和的,她穿的本来就不多。这会儿是真心觉得冷。

    “风大小姐到。”领路的太监也没敲门,站在门外喊道。

    “风大小街道。”守门的太监也是这么传声的,然后是里面的一个接着喊。

    通讯基本靠吼,风楚飞想起前世的一句话,抿嘴一笑。不是很着急吗?那还不直接让我进去,要知道有时候时间就是生命,耽误一分钟很可能命就没了,而他们现在还在一个一个的传声,真心受不了。幸亏这院子不大,再大一点儿,估计传完声再传回来,人已经死透了。

    正在那里腹诽着,声音又传了回来,“传风大小姐觐见。”

    我去的,明明是你们求我治病好不好,这怎么就成了晋见了?

    风楚飞快步地走进去,虽然他们有那功夫摆谱,但她终归是医者,医者父母心嘛,虽然她自认为没有那么仁慈,但是还不至于残忍地用小小的惩罚,让一个无辜的人白白送命。

    “风大小姐请。”看样子这人是住在这里了。

    风楚飞进去,看见满满一屋子的人,屋子本来就不大,密不透风地感觉。仅有的一条小路,估计也是那些太医们缩着肚子腾出来的。

    屋里没有病人的声音,只有一声声地呼唤,婉儿,婉儿……

    这是皇上的声音,风楚飞认得。这么大岁数了,还是个皇上,声音这么急切,想来是对这个妃子有些在意的。

    “飞儿,你快给婉儿看看。”见风楚飞来了,皇上连忙说。

    刚打算给皇上施礼的风楚飞乐不得将这礼给省了,什么毛病,跪跪跪的,等你们都跪出风湿骨痛的,切!

    “让外面的人和屋里的人都出去一些,屋子里的空气太浑浊了,对病人不好。”

    妃子的屋子不能用暖和来形容,简直就是热。再有大丫鬟小丫鬟的七八个,再加上皇上带来的,整个卧室也快塞满了人,一进屋就让人有窒息的感觉,更别提病人的感受了。

    皇上一听,看了一眼身边的太监小贵子,然后小贵子立刻清人去了。

    风楚飞长出了一口气,搓了搓手,才给这个叫婉儿的妃子诊脉。

    “昏迷多久了?”

    “差不多一个时辰了。”0

    “有没有服药?”

    “没有,太医说没用了。”一个丫鬟回答,声音越来越轻。

    “一群废物!若是婉儿不好,你们都给婉儿陪葬去吧……”

    我插的,你这是吓唬我呢吗?是你来求我治病的,不是我上赶着来送死的。

    你想说这话你倒是在我来了之前就说了吧,也免得我大老远地跑来一趟,我装个病,哪怕再装两天傻子也行啊……额?装傻子上瘾了?

    “飞儿你别怕,就是治不好也不会给你治罪的。”皇上发了一顿脾气,然后回头对风楚飞说到。

    我去的,这话你先告诉我好吗?我觉得我的小心脏跳动地都有些异常了。真想翻他一个白眼,但是现在她是真心没那心情了。

    因为婉儿的确很严重,用不了一个时辰,她的胎儿就真的下来了,不到六个月的胎儿,这时候出来肯定是没命的,现在不只胎儿气息微弱,就连婉儿也要不行了。心跳变得有一下没一下的,随时准备罢工的那种。

    “皇上,千年人参有没有?”

    “有,有,快给朕去取。”皇上忙应承着。

    “飞儿,孩子,还有救吗?”

    皇上的声音低低的,有些紧张的那种。风楚飞诧异地看了皇上一眼,看样子,他是真的在乎这个孩子,只是这种情况你不应该先问婉儿怎么样吗?她没了,你的孩子还怎么保?

    “我尽力吧,有些危险,非常严重,若是救治不及时,可能用不了半个时辰,母子都要命了。”

    “飞儿,能帮助朕保住这孩子吗?”

    皇上听了风楚飞的话,手都跟着抖了一下。怎么着?那么多皇子都那么大了,还迫切地想要孩子?这是大号练费了,要练小号的节奏?风楚飞暗自揣测。

    “朕有多年没看见过新生儿了,朕期待这个小生命给朕的生活一点儿生机……”

    皇上长长地叹气,看来这是觉得自己老了,需要一个新生的生命,让他觉得自己还年轻吧……谁知道他怎么想,但是风楚飞觉得,孩子还是无辜的,能救治当然义不容辞。

    “笔墨,我要开药方。这些药若是能找齐了,应该没事,但是找不齐的话,飞儿也没有办法了。”

    风楚飞放下婉儿的手腕,到旁边的桌子上写药方。嗯,发财的机会来了!这一趟真的没有白来。她料定,有一种东西他们一定是没有的!

    “楚院长,快看看这些药太医院可有?”

    站在一边候着的太医院院长忙颤颤巍巍地挪过去,一边看她写,一边在想着药房是不是有这些东西。

    “一个时辰内,必须将这些东西弄来熬好,否则的话,母子性命堪忧。”

    “就差两样东西,一样是千年人参,另一样就是这荧光草。”

    皇上一听还差药,刚刚落地的心又悬起来了,“这可怎么办?让一百名侍卫到京城所有的药堂找一找,多少银子都要给朕买来。”

    “皇上,恕老臣直言,那荧光草老臣这辈子就见了一次,那还是先皇一次中毒时买到的,那时就值五万两黄金啊!多少年了,再没见过荧光草啊!”

    风楚飞心中一乐,这个价格他还算满意,不用自己费尽心思地说这东西值多少金子了。

    “真的不能找到吗?”皇上颓然地坐下,那样子都显得一下子苍老很多。

    “很难。”

    “皇上,臣女倒是有一株,只是那是为非王爷治病用的,刚刚买来还不足十天。有了这株荧光草,非王爷的病就能彻底根治了,只是……”

    “那能不能能拿来与婉儿先用,然后再给非燕找?”

    “只是这东西很难找,楚院长说的,皇上应该也听到了,确实非常难寻。万一找不到,非王爷的病怕是无法根除。不瞒皇上说,这株还是飞儿得菩萨托梦,在京城外等了一天的老僧,花了大价钱才买来的。”

    “非燕现在不是已经康复了吗?”

    “实际上还差一点儿,就是怕日后复发。如今找到荧光草,还差一位药,就能让非王爷永无后顾之忧了。”

    “先给婉儿用了吧,左右还差一味,到时朕举全国之力为非燕找到就是。”

    “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那株荧光草花光了父亲为飞儿准备的嫁妆还有母亲为飞儿留的所有,还有皇上赏赐给飞儿的所有,日后飞儿恐怕是没有能力再买到了。”

    “飞儿总共花了多少银子,朕会给你的,而且日后荧光草由朕为你买到。”

    “总共花了八万两金子。”

    “那么多?”皇上皱眉。

    “皇上,先皇的时候还用了五万两金子。”楚院长不失时机地补充。风楚飞是一顿感谢啊!

    “就当国库失踪了八万两金子,去让人取吧。”

    失踪!失踪!这皇上还真会找地方补窟窿!八万两金子虽然不少,但比起国库,那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皇上肯定是付得起的。

    风楚飞一听,立即让人出去将燕风叫了进来,一番交代……

    “皇上,日后非王爷的荧光草就指望皇上了!”风楚飞跪在地上,一副言辞恳切地样子。

    荧光草难找,但举全国之力未必找不到,况且,婉儿的病只需要一根叶子而已……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