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倾天下 > 正文
409.自己选择
作者:疏烟淡月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世间的事都能当成一场游戏多好!觉得玩儿得不够好,推倒了再重新开始,一次又一次,直到你选择了正确的玩儿法。

    而生活远远不是游戏那么简单。一场单程票,一次又一次地选择,然后你走上了自己认为对的路,有的人幸运着,每次选择都是对的。而有的人判断失误,选择了错误的人生。

    后悔药有吗?风楚飞自认为做药是个好手,但这种东西她真的做不出来。

    皇上在这一天深夜忽然来临,风楚飞知道,他是来看婉妃的,所以护卫并没有通知他们,只是当时风楚飞和燕倒霉两个人正坐在房顶上吃着喝着畅谈着,恰巧看到而已。

    风楚飞狠狠地将一块偷骨头扔到了下面,一声清脆的响声很快消失在夜色,但显然她还在生气,燕倒霉失踪他没来,燕倒霉找到了他也没来。今天倒是来了,看的却是他的大肚子妃子,还是不是燕倒霉。

    风楚飞甚至在想,燕倒霉再他娘亲肚子里的时候,皇上是不是也有过期待他出世的欣喜。

    只是她并没有问燕倒霉,可能她的母亲出身低微,根本不配他的关注吧!可是,你上了人家的时候,你怎么就没嫌弃人家低微,该死的!

    “过去的就过去吧,人家本来就不在意,你又何苦强求人家在意呢?”

    燕倒霉看她刚才还好好的,这么一会儿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一想也就差不多猜到了原因。

    “你还有我,记住了,你还有我。”

    风楚飞难得说这样的情话,只是今天被刺激大发了,所以有感而发。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应该被人疼爱,被人珍惜。燕倒霉也应该如此,那么你们都不珍惜他,他还有我。这样才觉得更为平衡。

    风楚飞却不知道,就是她这句话让燕倒霉感动的不要不要的,月色被一片云遮挡,黑暗正好掩盖了燕倒霉感动的泪水。许多年了,他好像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所以她说的话,他记了一辈子,以致很多年以后燕倒霉提起的时候,还是非常地动容。

    皇上来了又走了,没带走一丝云彩,反倒带来了一场大雨倾盆。

    “去的,连天都气哭了。”风楚飞撇撇嘴,本来以为明天没什么事情,顺便今天欣赏一下大好的月亮明天好睡懒觉的,结果都被皇上给搅黄了。

    要不要去问问那边的事情?

    “不用问了,不就是过去看看吗?谁知道真心还是假意的。”风楚飞这话是用来安慰燕倒霉的,皇上竟然半夜都过来看,不顾自身安危不说,连身体健康都顾不上了,能说他不是真心的吗?皇上回去估计洗漱一下换了衣服就该早朝了,他不嫌辛苦滴过来看,哪有不认真的道理?

    皇上走后,一夜风平浪静。

    “今天我要去仁济堂了,采莲说将多个病患都约在了今天,我差点儿给忘了。”风楚飞一拍桌子,站起来就要走。

    “着什么急啊?天还没亮呢。”

    额?没亮吗?风楚飞看了看窗外,然后坐了下来,双手托晒看着着外面,没用几分钟的时间就给睡着了,晕。

    燕倒霉刚说了一句话,看这边没反应,才发现某人已经梦游周公去了。

    大雨还在继续,他当然不能给她送到她的房间,索性放在了床上。

    守着这个女人睡觉这应该是第二次了。第一次当然是给他解毒的那一次,那也是他们的初相见,当时她也是累的,一睡就睡了那么久。那时他看一眼她都觉得脸红心跳的。

    而今将她拥在怀里,嗯,变化还是很大的。

    这一夜,燕倒霉却紧张地没有闭上过眼睛,还有身体的热度一直持续着。

    只是他并没有做其他的动作,只是抱着她入眠,全身上下紧张地紧绷着,就连动他都没动一下,生怕惊醒了她。

    ……希望婚后的每一天,我们都是这样的,我一睁开眼睛,都能看到你,燕倒霉再心里无数次地描画未来。

    燕倒霉是在天一亮离开的,虽然这家伙一晚上都没有要醒来的迹象,但是现在可说不好了,人家可是说今天还有很多病人要看呢。

    他可不想让风楚飞看到他的尴尬,所以还是早些避嫌的好。

    然而,这个一心想要早点儿去仁济堂的女人,却是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

    应该是看病的也都不急,采莲没有让人来催,那就是没什么大的影响,所以燕倒霉干脆也不叫她,只是拿了一本书到外面的客厅里去看。书没翻几页,到是里间去了好几次,无奈风楚飞两眼一闭,长长的睫毛投下一方剪影,莹润地红唇微微张开,让他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她的样子明明就像索吻好不好……

    真让人流连忘返。他将手慢慢地伸到她的脸上,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当即觉得手心发软,小心脏都快蹦跶出来了,同时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这哪里像个王爷,分明就是一个采花的贼一般。

    “燕倒霉……”风楚飞不知道做了什么个美梦,嗷地一声,然后浅笑了一下,继续睡了过去,结果是吓得燕倒霉一个闪身就没影了,还以为是被发现了呢。过一会儿偷摸地看过去才发现,这家伙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风楚飞去了仁济堂的时候已经接近午时,我的天,谁知道这家伙居然明明知道今天有病人要看,偏偏就不叫她醒来,结果迟到了吧……

    她吃了几口饭,换了衣服急急忙忙地跑出去,却发现一路上整个王府的人都用异样地眼光看着他,这种感觉让人很不爽。别人的人如此看也就罢了,就连自己人也是这样,她就奇怪了,难道是脸没洗干净,还是别的?

    “莫非,我身上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他们都在偷笑什么?还有那眼光是怎么回事?”

    “他们在笑昨夜大小姐在非王房间里的事情。”莫非的听力更好一些,所以有人窃窃私语他都给听见了。

    “大小姐和非王是皇上的指婚,所以也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

    额?昨天晚上什么也没有发生好不好?只是我一不小心睡着了,王府里谁的嘴巴这么长?

    那是我在意不在意的事情吗?根本就是冤枉我好不好?

    但是她并没有解释什么,清者自清,随便他们怎么说就好。不过看看他们这些人的反应,倒是能分清敌我了,有些人是喜悦的,有些人是嘲讽的,同样是笑,区别怎么那么大呢?

    到了仁济堂,已经有些人等在那里了。

    “大小姐,”采莲嘻嘻一笑,“人都在二楼了,这里是买药的。”采莲眨了几下眼睛,看这模样也是对昨夜的事情有了误会。

    风楚飞也不解释,直接去了二楼。在二楼东侧,将原来的休息室改为了临时的诊室,十几个人都坐在那里等着。

    “不好意思各位,有点儿别的事情耽搁了,让各位久等了。”风楚飞放下医疗箱,一边解释到。

    “大小姐免费给我们治病我们已经感激不尽了。”有人回答,看病都免费的,你还敢抱怨人家来晚了?

    风楚飞一个个地诊过去,解释病情,开过药方,速度倒是很快的。

    “你这人身体不是很好吗?怎么也约过来?”风楚飞根本就没抬头看这人,只是习惯性地对伸过来的手给把脉。

    “大小姐,是我。”

    风楚飞抬头一看,我去的,这不是昨天送自己画的如玉掌柜吗?昨天初见,今天又见,这是送了画后悔了,来要银子的?

    “你是来要银子的对吗?嗯,这间药堂的确是我开的,但是你看见了,我诊病可是不收费的,还要给穷苦人免费配药,所以我说没有银钱典当首饰可都是真的。”风楚飞顺手摸出昨天带的那些首饰,嘿嘿,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其实那不过是哭穷的道具,只是昨天并没有派上用场而已。

    “大小姐,我不是来要银子的,我是来找你的。”

    如玉脸色一红,为了找她,他可是挣扎了好久也努力了好久,才积攒了这么多的勇气呢!从昨天风楚飞一离开,他就觉得已经在想念她了,她的音容一直就在他的左右,仿佛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一样。今天从她进了大门,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她的身影,只是她貌似看也没看她一眼……

    “你找我有事情吗?是不是给别人来开药了?哦,没关系,只要有药方就可以。不过没有的话,那就要麻烦你将病人领来了,没见人这药方可是不能开的。”

    风楚飞抬头见就剩他自己了,则是边收拾东西,边跟他说。

    “我只是想看看大小姐而已。只是想看看。哦哦,不,这个送给你。”如玉本来挺会说话个人,今天却是没发挥出来,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说什么,怎么说,头脑一片混乱。

    只是见到她,他就觉得全身的血都上了脑门子,一团懵懂。

    “送我?”风楚飞接过他手上的画卷。心里还直笑呢,只听说买一送一的,这还有送一个再送一个的?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