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倾天下 > 正文
419制造的偶遇
作者:疏烟淡月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峡谷之行的前三天的确很美好,边走边玩儿,欣赏美景,自作美食,晚上没事数星星,间或有药材采上一些。貌似自从穿越过来,还真没有这么惬意过,也没有这么轻松过。

    “这样的日子真好,若是一直到了永远也是件美好的事情。”风楚飞依靠在树上看朝阳,各种美丽的画面,和美好的心情。

    “嗯,以后再有上三个五个孩子,在下面跑来跑去的,那就更完美了。”燕倒霉递过去一块桃花糕,也开始憧憬这样的美好未来。

    ……还三个五个,晕,你当我是生孩子机器是不是?

    风楚飞斜了他一眼,越来越胆子大了,竟然什么话都敢说出来。

    “飞儿,你知道吗?自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心动了。”

    “切,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你都躺在那里不能动了。”风楚飞不以为然,但是想起第一眼看他的时候,还是记得那时的惊艳,太帅了,口水差点儿流出来。还有,还有找燕风要银子的事情,呵呵,还是很有点儿意思的,大概这就是缘分吧。

    “飞儿,其实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更早呢,你被人家扔在山上,而我恰好救了你哦,你还不知道吧,是我将你放在树上的,只是当时候有追兵,我又觉得带不走你,所以才让人通知风楚雄的,那时候的你脸上满是脏污,身上多处受伤,但是你的脸上分明就写着倔强,当时你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只一眼,我就觉得有些动心了。”

    额?居然是他救了她?一袭白色长袍,一头黑发迎风吹起……

    他第一眼见到的应该是她第一天穿越过来的时候,只是在她有了前身记忆的时候,眼前忽然掠过这么一个场景,她也没仔细想过,却是没想到那个人居然是燕倒霉。

    好像是很巧的。难道他就是上天派来接近她,给她幸福的那个人吗?

    有点儿匪夷所思,但是既然穿越这样的事情都发生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看来是真有缘分的。”风楚飞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有一种异样荡漾开来,她只觉眼前都是一圈圈的涟漪,春风十里,不如眼前的你……

    “啊……”

    正在两人都沉浸在茫茫人海与你相遇的美好场景时,这么响亮的一声破坏了清晨的静谧,燕倒霉看了看发出声音那一边,有些疑惑地说,“不是说这里没有人来的吗?”然后嫌弃地瞥了那边一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用管。”

    多好的氛围!正是两情相悦情到浓时,却来了这么一个煞风景的!

    “可是,不用过去看看吗?”

    “不用,燕风会去看的。”燕倒霉还想继续刚才回忆美好的情绪当中,但是那个啊啊啊的声音却是一声连着一声,很是让人心烦意乱的。

    “我们换个地方看看吧,噪音真大。”

    燕倒霉又说了一句。只是这句话并没有让某人听到,否则的话估计一口银牙都能被咬碎了,为了引起你们的注意,我不惜演了这么一场戏,而且连一个替身都没有,我容易吗我?结果我精彩的,柔媚的声音飘出去,却换得某人一句噪音,有这样打击人的吗?

    有吗?

    当然,这个时候她们还没有发现什么阴谋。

    “大小姐,王爷,这是一个跳崖的女人,索性被树枝挂住了,没什么大碍,看起来应该是吓晕了。”

    燕风进来禀报,而莫非则是站在那个女人的身旁。

    跳崖?这是想不开自杀了?人生多么美好,你没死过你是不知道啊!风楚飞感叹,如果不是恰巧穿越过来,上一次被害已经就完事儿了,估计坟头草都长得老高了。她还记得惨祸发生的时候她的想法:老娘还没嫁人,凭什么就让我死了……

    “莫非给她弄醒。”风楚飞真心怀疑这个不是自杀的,如果自杀的人,那一定是对生命对人生对生活都已经了然无趣的,而这个女人很明显是精心打扮过一番的。一个想自杀的女人,有心情倒腾自己?

    尤其是那个火红妖媚的唇,即使是晕倒了,也是各种勾引人好不好?

    莫非一看风楚飞的脸色不好,当下也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好感了。一个人动不动就自杀,能不能有点儿骨气?能不能?

    风楚飞和莫非两个人先入为主地认为这姑娘是自杀的,而且对这从天而降的女人并没有什么好感,甚至连同情都没给人家一分。

    躺着的女人一琢磨,也就知道了他们的想法。尤其是听到风楚飞的那句: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活着,真是愚蠢。

    是的,这个女人当时确实是晕了,只不过这种晕制造起来非常简单,只要一点点的药水抹在人中就够了,而且诊脉还绝对诊不出来。嗯,就连风楚飞也看不出来,所以,她在风楚飞给她诊脉过后,立即解了自身的小毒药,所以他们的谈话,她都听到了。

    “这是什么地方,是西方极乐世界吗?一定是的吧,否则怎么会有美女在身旁。”

    还特么美女呢,你才是美女,你全家都是……

    “你,什么情况?”风楚飞问她,总之这个柔弱的纤细的女人,她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你就不用客气了,这里也不是什么极乐世界,这就是你想来的峡谷。反正你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就几块划伤,并无大碍,所以你没事就回去吧,欢迎常来,慢走不送。”

    风楚飞说完这几句话,转身就走了,燕倒霉并没有过来,他们今天还打算找几株药材呢,这是峡谷中的洼地,水分充足,一般这种地方会长一种叫做双生花的草药,正是风楚飞想要的东西,她才不想和那个艳丽的跳崖女人废话连篇呢!

    “谢谢几位了,只是……”

    这女人天生的演员,只见她是两行热泪流下,声音已经开始哽咽了。若不是风楚飞闻到她手上有催泪药水的味道,她差点儿相信这个人是个好人了。。

    竟然追到大峡谷,这是什么人?目的是什么?风楚飞不得不做多方考量。她才不相信一个真正悲伤的人会用催泪药水呢。

    你想演戏不是不可以,但是不好意思,我真不想做你的观众,更不想跟你演对手戏。所以,风楚飞就想让她没戏可演,本小姐,不打算和你玩儿了。

    但是某两人却是不一样,许是觉得大峡谷的日子有些单调,这才没事找事的问东问西。

    “这么高的悬崖,你怎么就掉下来了呢?”

    “我……我……,我,一言难尽啊!”这女人的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哗哗哗地流个不停。风楚飞是没看见,要是看见肯定鄙夷她,即使眼泪不要钱,但是那催泪药还是需要银两的吧!就她能做到一抹之下就能流出眼泪的速度,那药水的成本也需要十两银子呢!

    然而,接下来那女人的话,却是让燕风和莫非两个人更加同情了,甚至都觉得自家小姐有些冷漠了,多苦难的人生,王爷小姐难道不应该同情一下吗?

    只能说,热恋中的莫非和燕风两个人心也跟着柔软了。两个杀人如麻的暗卫,竟然怀疑别人是否有同情心,说出来难道不是一个笑话吗?不是吗?

    掉下山崖的那个女人说到,“我叫白想儿,十六岁,自幼父母双亡,跟随兄长一起长大,结果兄长成婚后,就将我当丫鬟使用。终于长大了,想通过成婚逃出这个家,却没想嫂子见她模样俊俏,竟然将他许了一个年近半百的大叔,只因大叔承诺给嫂子一百两银子作为聘礼。”

    你想演戏不是不可以,但是不好意思,我真不想做你的观众,更不想跟你演对手戏。所以,风楚飞就想让她没戏可演,本小姐,不打算和你玩儿了。

    但是某两人却是不一样,许是觉得大峡谷的日子有些单调,这才没事找事的问东问西。

    “这么高的悬崖,你怎么就掉下来了呢?”

    “我……我……,我,一言难尽啊!”这女人的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哗哗哗地流个不停。风楚飞是没看见,要是看见肯定鄙夷她,即使眼泪不要钱,但是那催泪药还是需要银两的吧!就她能做到一抹之下就能流出眼泪的速度,那药水的成本也需要十两银子呢!

    然而,接下来那女人的话,却是让燕风和莫非两个人更加同情了,甚至都觉得自家小姐有些冷漠了,多苦难的人生,王爷小姐难道不应该同情一下吗?

    只能说,热恋中的莫非和燕风两个人心也跟着柔软了。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掉下山崖的那个女人说到,“我叫白想儿,十六岁,自幼父母双亡,跟随兄长一起长大,结果兄长成婚后,就将我当丫鬟使用。终于长大了,想通过成婚逃出这个家,却没想嫂子见她模样俊俏,竟然将他许了一个年近半百的大叔,只因大叔承诺给嫂子一百两银子作为聘礼。”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