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倾天下 > 正文
447.见一个杀一个
作者:疏烟淡月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生活总有这样或那样的遗憾,就比如小镇上的这一家,夫妇二人相亲相爱,勤勉持家,却偏偏有一个生病的孩子。为了这个孩子,他们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只为孩子不受人们的歧视和排挤。

    其实孩子小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是在三岁那年突发疾病,玩儿着玩着忽然倒地昏迷不醒,三天之后醒来,以后便总是各种各样的不舒服,不是这里就是那里,她的娘亲本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生生就能认识了很多药材,可见其这几年都经历了什么。

    夫妇两个因为孩子的病,对她也很是娇宠,孩子也很可爱,除了瘦弱和苍白,脸蛋还是很清秀的可爱。

    风楚飞就在这户人家昏迷了三天,喝着妇人给她熬的药,烧倒是退了,但是浑身乏力,眼睛都睁不开,这才是身体被抽空了一样。

    妇人每天给她喂点稀粥和鸡汤什么的,风楚飞是真想多吃点儿,但是是真的吃不了,连咀嚼都做不到。她的意识时断时续,清醒只能持续片刻。

    其实她想跟被叫做遥遥的女孩子说几句话,她想感谢素昧平生的救她的人,可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嗓子里像是堵住了什么一样。

    “大姐姐,你手上的伤口是遥遥给你包扎的,有好看的蝴蝶结哦。”

    遥遥这几天没事的时候就搬个小凳子坐在风楚飞的床边,也是平时少有人根她说话吧,一个人无聊的就自己自言自语,说一些平常想说又没有听众的话语。

    “今天遥遥可乖了,娘说药快没有了,所以要去林子里采药。山上那边的水这几天更加大了,爹说划船都过不去。可是娘说,没有药了姐姐就不会醒来。

    遥遥希望姐姐醒来陪遥遥说话,遥遥身体也不好,总是喝药,我偷偷告诉你哦,药很难喝的,但是为了让娘亲高兴,我都说很好喝,很甜,其实你也知道了对不对,一点儿也不甜。”

    没有看见风楚飞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个遥遥好可爱,等醒了我一定要给她治好。

    “娘说,不喝药遥遥就会再也看不到娘亲了,所以再苦遥遥都坚持吃,所以姐姐也不要怕苦,等你好了,你也能见到自己的娘亲的。”

    遥遥拿着小勺子,小心翼翼地喂风楚飞。今天娘亲不在,爹说这件事就交给她了,她已经七岁了,虽然长得小了点儿,但也能做很多事情。

    “遥遥,谢谢你。”风楚飞明明觉得话已经说出口了,但就是没有声音。

    我这是怎么了?聪明如她一时真想不出原因。前世的她是会水的,而且水性相当不错,所以她确认自己不是溺水,如果说是受了风寒,那么也不至于嗓子不能说话啊?

    是遥遥娘的药有问题?嗯,这个是有可能,遥遥娘毕竟不是大夫,可能有些药拿捏不准也是很正常的。所以现在她只希望尽快恢复严重透支的体力,她下水的时候受了伤,又是一直在水里,失血过多,再加上水里冰寒,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

    “大姐姐,我爹说陪妈妈去采药,顺便打猎物的。我们家里的三只小鸡都给姐姐熬汤了,娘说家里没什么吃的,大姐姐要有好吃的才能好。所以今天就我们两个哦。嗯,其实遥遥胆子很大的,放心吧,要是有坏人的来,遥遥会保护你的。”

    遥遥童声童气的声音很好听,却让风楚飞再度想哭……穿越过来时遇到过坏人,但也遇到了更多的好人,比如采莲采薇,他们作为丫鬟能自己做活计养活他们的小姐,比如黑衣白衣师父,为了她什么都舍得付出,比如莫如莫凡,给了她很多的帮助,还有宠她爱她的父兄,还有燕倒霉和燕风,还有眼前这一家人……

    那么多的好人给了她温暖,给了她在这个世界曾经的孤单以陪伴。

    这一刻,她相信了世间的美好。

    “有人在吗?”外面应该是大门外面有人在喊门。

    遥遥楞了一下,然后悄然上了床,将床幔放下。

    “我进去看看。”噗通一声,应该是翻墙进来了。

    “锁门呢,应该是没有人,去下一家。”

    几个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风楚飞焦急万分,那声音分明是非王府侍卫的声音,她不知道他叫什么,但认得他,此前非王府重新招人的时候,她见过他,认识他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她还以为他是咽炎,还给他诊脉过的。

    但是她最后确认不是,应该是天生的,所以她对着声音非常熟悉。

    燕倒霉在找她!他一直在找她。心里泛过一丝暖意,渐渐越来越浓。只可惜现在她说不出来话,无法告诉遥遥那些人不是坏人,而是在找她的。

    挨家挨户找,燕倒霉应该是费了很多心思吧。燕倒霉,你还真是倒霉啊!莫名其妙把未婚妻也丢了……风楚飞苦笑,心里想的却是他此刻的难过,他的伤心,他的焦急……

    等我好了,我就去找你……

    此刻的燕倒霉哪是焦急,分明就是疯了。

    几天没睡觉也就罢了,连饭都不吃。风楚雄都看不下去了。

    “好歹吃点儿啊你,要不然接下去你饿昏了,那不是耽误找飞儿吗?”

    “可是飞儿现在有饭吃吗?她能坚持,本王就能,谁也别妨碍我找飞儿。如果找不到飞儿,本王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额?没区别吗?

    “谁说飞儿找不到,谁说飞儿找不到?我再听你说这话,我给你扔船下面,我给你扔水里你信不信?”

    风楚雄是在劝慰他,但他的焦急一点儿也不比燕倒霉少好吗?

    风楚雄抓着燕倒霉的脖领子,也不管什么王爷不王爷的了,“我是她的亲兄长,是亲的!你们认识才多长时间?我们有十几年的情谊你知道不知道?尤其是母亲失踪后,两个人在总兵府相依为命,我们的情谊不比你们的深厚吗?我不着急吗?我不想找到他吗?”

    风楚雄一阵大吼,而燕倒霉却好像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他的眼光依旧放在岸边,放在水域。口中喃喃自语,“飞儿,你在哪里?你冷不冷,饿不饿?都是我不好,我答应总兵会用生命保护你的,可是我没有做到,都是我不好……”

    “少爷。”莫非将风楚雄的手拉下,“大小姐会没事的。你们干着急也没用。”

    “都是你,飞儿没事也就罢了,要是有事你自己去领罪吧。你是她的暗卫,发生事情的时候你在哪里?哼!”

    风楚雄狠狠地将莫非甩开。一个不合格的暗卫,一个不尽职尽责的暗卫!该死!哼!若不是怕飞儿伤心,他现在就想给她一巴掌拍水下去。

    莫非的眼泪哗哗地流,“老爷,若是找不到大小姐,莫非愿意给大小姐陪葬。”|

    “给我闭嘴!飞儿不会有事的,陪什么葬,陪什么葬?不会说话就将嘴巴闭上,要不然自己回去找点儿哑巴药吃上。我再听你说出这样的丧气话,别怪本王不客气!”

    燕倒霉老半天什么也没听见去,刚刚莫非的话倒是听见了,又是一阵雷霆愤怒。

    莫非心里各种委屈,可是她确实是有责任的……该死,真的该死。跑到船的另一侧,徒然地坐在地上,虽然没有哭出声音,但是汹涌的眼泪见证了她的悲伤……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大小姐落水失踪,她也一样难过,而且还比别人多了更多的自责。

    燕雨长叹一声,一个一个地都疯了。

    “他们只是着急,别往心里去。”燕风是他的兄弟和伙伴,对于燕风与莫非的事情也知道,做暗卫的真心不好当啊!稍有失责,便有了大罪一般。他庆幸有非王这样的主子,很少难为他们,也很体谅他们。今天真的是非王太着急了才这么严苛,平时的他不是这个样子的。

    “给我杀,见一个杀一个。”燕王还在风楚飞落水的那个位置做着全盘的布控。刚刚有人回报说又有大批的燕王府的人出来寻找。

    王爷不听劝阻,一意孤行非要顺着水流寻找,燕雨回报说非王自从上了船,水也不喝,饭也不吃,觉也不睡,他都跟着急死了。

    偏偏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他已经传令下去,沿河的村镇一定挨家挨户找,绝不错过任何一家,可是三天过去了,眼看着第四天的天也黑了,却是一直都没见到人影。不只是风楚飞没找到,就连燕王那一伙人也没找到。

    他的心也跟烧焦了一般,各种着急各种着急。这会儿听到燕王的人又派来了不少,当下怒火就起来了,全部诛杀,杀一个少一个,一个都不能留。如果没有他们这帮爪牙,大小姐能被逼到跳河的地步吗?

    如果大小姐真的找不回来,他燕风宁可不活了,也要将燕王的势力摧毁殆尽。

    特么地!他狠狠地咒骂了一句!

    楚一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燕风这般……他是作为燕风的助理留在这里的,其实他也想骂人来着,只是不知道该骂谁……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