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倾天下 > 正文
479.花式表演
作者:疏烟淡月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经历了一次的风楚飞更加谨慎,因为初春的水还比较寒凉,有了一次,绝笔不想有第二次。“飞儿长大了。”风楚雄看着飞儿的背影说到,其实他也不想让飞儿再去山上,毕竟那里住的环境不好,但她坚决地拒绝了,是的,她是可以化妆也可以易容,甚至带个面具。

    但是在衙署还是不安全,即便别人认不出她化妆后的模样,但是平时大家众星捧月的态度很容易让有心人看出端倪,安全第一,这个成了她目前的第一宗旨。

    不像偶尔上街一次,别人应该也不会太在意。比如这一次,偶然出现一下,扮成个小药童还是满有意思的。

    第一次出去便有了这般收获,让三位信心大增。

    “一百万两银子诶,还真有人愿意花。”黑衣师父感叹,一百万!若是此前跟着吴重生混的时候,这一百万估计要攒上几辈子才能赚到吧。

    “哪个人不愿意活着?尤其是那些有银子的,谁还在乎这么一点儿半点儿的,还有南麓的毒师,那还能差这点儿银子?南麓也不太平,估计卖点儿毒粉什么的,百万银子也像我们赚的这么容易也说不一定。”风楚飞解释。毒师等于是做地下黑暗生意的,能买得起毒的人,自然是做好事的少,而经常做坏事的,在这个强者为尊的时代,银子肯定也没少划拉。

    “那我也觉得有些多。”黑衣师父想想他们兄弟跟着师父逃亡的时候,那可是相当凄惨的,经常连饭都吃不上,那时候别说那么多银子,就是一两银子都算多的了……

    “我说假设,假设师父遇险,有人能救师父的命,别说一百万,就是一千万飞儿都愿意出。”

    艾玛!要不要这么让人感动?

    “飞儿若是治不了,别人还能治吗?我可事先警告你飞儿,千万别上了别人的当。”

    白衣师父其实是感动了,但还是不忘提醒。

    师父的职责是什么?不止是教武功,还要教会你许多东西,比如做人做事的方式方法,比如提醒你不要受骗上当,总之师父就是师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才可以。

    “我就是打个比方。”风楚飞淡笑,事实上若是真有这种状况,她也真会救的。一路行来,她觉得身边的每个人都值得珍惜。

    而且上次师父在云山上遇险,她的救助也是不遗余力的,这大概也是身边的人愿意跟随她的原因之一。不管是七色光芒也好,风华艳也好,还是蓝星醉蝶草也罢,只要能救身边的人,她肯定会拿出来。

    风楚飞爱银子不假,但比起身边的人好像还是差了一些。

    “能用普通的最好,别把这些值钱的玩儿意都浪费了。”黑衣师父憋了半天说出来一句。

    “黑衣师父说到点子上了。”

    额?黑衣师父:这话我说出来和你说出来,怎么味道不大对劲儿呢?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能用替代品的时候坚决不能浪费,我们一共就这么多,用一株就少一株。当然,我说的是针对别人,对于自己人当然不会觉得是浪费。”

    黑衣师父: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今天之所以过去跟着看一看,就是看看那毒师是不是一定要用这个七色光芒。”

    “一定用不着,否则不能拖他到明天。”黑衣师父表示已经可以抢答了。

    “对,师父说的对,确实不用,这个我有办法,等下我们就开始给他弄解药,等明天给他用上保证药到病除。而我们一共用不了一两银子。”

    ……是不是太狠了?一两银子都不到,然后你收人家一百万,这貌似比抢劫都来得快哦!

    抢劫的话,你还得费点儿力气是不是?还要给手下的人点儿银子是不是?而且抢一百万的几率应该是很少的吧?

    可是这个也太狠了吧!关键是还有人真就来了!

    “这个南麓毒师,我感觉他脑袋太大了!”黑衣师父感叹,整个一个冤大头嘛,他敢说第二,肯定没人出来当第一。

    “放心吧,比他头大的人多得是。不着急。”风楚飞看起来就比较淡定,以前不是也用什么乱七八糟的药来坑皇上的吗?她已经不是新手了,表示习惯就好了……

    “这么简单的毒,他自己难道不会解?还来当冤大头?”

    “赶得好不如赶的巧呗,他中的毒恰巧是他不知道的,活该他命中注定就是给我们来送银子的。”风楚飞各种臭美。

    “……”白衣师父表示很认同这个观念,他竟是无言以对。

    “要不然他自己制毒的银子,也是等着来害人的。”

    好嘛,人家都是等着害人的……

    “白衣师父,等下我要教你针灸的方法,这个需要针灸一下,配上我们的药,一刻钟保证好。”

    “这个没问题。”白衣师父点头,这点儿小事对他来说不难,虽然没正式学过,但此前风楚飞在教楚州军医的时候,他也要看过。

    一个时辰的时间,白衣师父已然学了个大概。

    “将我教你的那六个穴位记住了就行,至于其他的地方随便扎几个,扎的多了,好像有多复杂似的,然后他们被坑了银子,还得夸师父医术高超呢。”

    ……多扎几针是为显示医术高超的!黑衣师父惊呆了,这样玩儿也可以?早知道这么好玩儿,我当初答应了好了!

    “后悔了吧?”风楚飞看黑衣满脸羡慕的。

    “我才没有,我可以给打下手什么的,比如递个针什么的。重在参与嘛。”

    也不知道到底谁是师父了,互相学习嘛。不过有了白衣师父练习针灸这事,貌似他们今天还没想起来让风楚飞练轻功这事。她自然也不会提的,偷懒一下也无所谓的……

    第二天,白衣师父的表现非常完美,绝对超过了风楚飞的预料。

    真正做到了一个医术高人应有的高冷,也做到了一个大家应该有的气派。

    全程没有说几个字,只是诊了脉,然后用药、针灸,那针灸看得风楚飞都眼花缭乱,因为人家会功夫嘛,手速自然是非常快的,整个针灸过程如行云流水,让人目不暇接,然后各种针灸技巧让他用了个遍,那根本不像是针灸,倒更像是表演,这种花式针灸获得了路人雷鸣般的掌声。

    是的,今天为了强调效果,所以将病人带到了衙署门口,广场上五米外可以观看。

    云州走过了前些天的动乱,难得平静下来,人们也跟着放松了,来看热闹的人特别多,整个广场都是人,其实在后面的人根本就看不太清楚,但是依旧热情不减。

    虽然有些人没看到针灸的细节,但是随着针被一一拔下去,南麓毒师随即醒来,并且能站起来走路,这个大家都是能看见的。

    抬着进来,走着出去,这医术还有谁不服气?

    抬着南麓毒师来的那几个人,接连地磕头磕头再磕头,弄得风楚飞都不愿意看了,这怎么跟什么什么告别仪式似的?

    一百万两银子的银票收到,还附送了一千两黄金,最后还有一顿没完没了的感谢。

    赚大发了!真的赚大发了。

    “这是不是托啊?有这么神奇吗?”

    “难道真的比我们的郡主医术更厉害吗?我看一定是假的!”

    “对,一定是假的,我们郡主才是神医呢,这个一定是个骗子。”

    下面开始议论纷纷,这个倒是风楚飞此前没有预料到的。没想到云州百姓还挺相信她的,她的心理小小的自豪了一下。

    有这样的百姓,有这样的子民,你为他们付出,也会觉得心里甜丝丝的呢!可是目前貌似需要解决一下百姓的疑惑,她是不方便说话的,所以只能寄希望于白衣师父了。

    “如果有人怀疑的话,请将最难治的病人带过来,一百万两银子,缺一两都不行。|”

    白衣师父也不管别人的反应,高冷地坐在那里,而黑衣师父则是淡定地收拾着东西。

    今天风楚飞并没有装扮成药童,而是混在人群中当看客。今天来的人特别多,那些一直在找她的人肯定也不会缺席,所以她还是站在台下更安全些。

    “我们又没有那么多银子,就算真有病人也看不起嘛。”有的人不满,为了试一下你的医术,难道我们要用一百万两银子?就算你想的美,我们也得有银子才是啊!

    “我说,既然神医真有本事,我看不如发个善心,给城东苏大娘的病看一下呗,那可是云州的大善人,她一生收养了十几个孤儿,时常还接济别人,前几天被肃州过来的人伤着了,许多人都看见了,她是为了给一个孩子挡剑才受伤的。你要是救了她,我号召全城百姓给你募捐银子怎么样?”

    嗯?还有这样的情况?

    风楚飞看向白衣师父身边不远的侍卫,侍卫也是个机灵的,微不可查地点点头。

    她转身朝白衣师父点点头。

    “请方便的人去将苏大娘请到衙署内,这边风大,不能让大娘着凉。”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