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倾天下 > 正文
84.月黑杀人夜
作者:疏烟淡月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州城墙上吊着四颗人头。”这样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大早就在楚州飞了一圈。很多人连早饭都忘了吃,奔走相告,或是直接去看了热闹。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比如风楚飞,前世如此,今生还是如此。采莲是第一个将消息带回去的,听到这一重磅消息,早餐都忘了买,飞速跑回别院传报。

    于是,采莲又发现了一个可以快速叫醒风楚飞的办法,比如这样的八卦新闻。

    “大家都说那是老爷做的,说这几个人是杀害总兵府侍卫的人。”

    在没有认证之前,所有的说法不过是猜测,这正是风楚飞准备亲自去八卦一下的直接理由。

    采莲在回总兵府就四处散播,黑衣白衣也得到消息过来。

    “去看看?”

    “去看看。”

    一拍即合,蓬头垢面的师徒就这么出发了……采莲想说点儿什么的时候,人已经没影了。干嘛不带我,是我告诉你们的好吧……

    城墙外人山人海,风楚飞感叹:勤劳的人们啊,起的都够早的。

    尝试了几次,根本挤不进去,县衙的人已经赶了过来,总不能将人就晒在城墙上,这又不是做腊肉……

    然,有人比他们更快,官差还在搭梯子的时候,一个人“飞”到上面,不知倒了些什么药水,总之人头小了又小,跌落在地,然后消失不见。跟假陆永消失的方式如出一辙。

    风楚飞确定,这不是父亲的人做的,此事一定另有其人。

    “看清楚是谁了吗?”

    “好像是吴重生。离的太远了,看不清楚。早知道这事我们也飞城墙上看去了。”黑衣遗憾地摇头,都怪白衣,非说什么百姓这么多要低调,这下好了吧,没看清楚吧。

    “确定吗?”

    “不确定,头发披散着,只能看个大概。”

    “可惜了,走吧,晚上还有行动,药还没有全部做完。”

    三人一顿惋惜,早知道这事就再快一点了,你说这事闹的,半天也没打听清楚。不过倒也不用担心,这么大的事,想必日月楼早已经得到消息,总会有人确认过,只是还要等一等而已。

    但是一整天并没有什么消息传回来,莫如莫凡两人都没到别院。风楚飞本是想让他们晚上帮忙参与破绿帽阵的,也不知道晚上是不是能回来。

    风楚飞并不知道,莫如与莫凡等二十人此刻正赶往棋盘山,风楚雄在学院被人劫走,扬言一个月之内,见不到风家的藏宝图就撕票。

    消息是今天早晨到的,一定是知道楚州来往棋盘山的距离,所以才给了这么长的时间。消息不知道真假,但风展辰不能只等京城日月楼的消息,所以派他们回去,万一确有其事,也好有人手组织营救。同时他也飞鹰传信,让守在风家的暗卫先行调查。

    风展辰暂且没有告诉风楚飞,是因为他这阶段的接触简直太清楚女儿的性格了,若是她知道,一定第一时间跟着回去,风楚雄尚不知情况怎么样,他又怎么能放心风楚飞回去。

    等到了戌时也没等来莫如,却等来了莫颜,他是来送地图的,正是别院的地下布置图。

    “老爷说了,有危险的时候随时启用。”

    “嗯。莫如他们怎么没回来?明天还要讲课程,他们不听了?”

    “他们去执行任务,暂时回不来。”莫颜说着就想告辞,没办法,不擅长说谎的人太容易暴露。

    “你回去有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莫颜笑,其实就是不想久留而已。

    “那跟我们做件大事去怎么样?”

    “好。”

    风楚飞就这样又拉来一个帮手,四对三十六,确切地说是三对三十六,够了。

    子时,无月,夜黑杀人夜,倒是挺配合的。

    四人全副武装,今天采莲几个特意赶制的服装,风楚飞设计的,多袋子的夹克衫,裤装,这样总比穿着长袍更方便。

    软筋散、迷?魂?药、九毒绝命粉等,各备若干,出发。

    黑衣很快找到绿帽阵所在地,风楚飞难得听一次建议,没有跟着进到里面,而是让白衣将她放在不远处的树上。

    三对三十六,只能在对方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一击而中,否则还真打不过人家。哦,不,白衣说了,是毒不过人家。

    不到一刻钟时间,三个人就回来,“等到天亮,就找个人到县衙去报官,这么多个东海人到楚州,肯定有什么阴谋。”黑衣一本正经地说,好像这些人死了跟他无关似的。

    “那是啊,小则骚扰楚州人正常生活,大则试图挑起两国争端,总之秘密来这么多人就是个祸害。”风楚飞也是一脸无害地说。

    莫颜看看黑衣,再看看风楚飞,终于懂得了什么叫一脉相承,师徒情深。

    “这事跟我可没关系,我回大营了,明天还有任务。”莫颜本想明天早晨再回去的,忽然决定还是先走吧,跟上这三个人,早晚有一天会变成他们那样……

    “跟父亲说,绿帽阵所有人到给死去的总兵府侍卫道歉去了。”

    “好。”莫颜头也不回地走了,再待下去万一笑场就尴尬了。他也是从棋盘县跟风楚飞一起过来的,在棋盘县总兵府看过她痴傻的模样,如今的转变,他是真心看着高兴,虽然她总是思维另类,但丝毫不影响她的智慧,以至很多天他都在怀疑,她以前的傻是不是装的?

    风楚飞师徒三人回了别院,一路各种互相吹嘘,以至三个人回来一点困意都没了,索性就在花园的亭子里闲聊。等在家里的采莲采薇拿出各种零食,一帮人干脆来了一顿简单的夜宵。

    大火就是在这个时候燃起来的,直指风楚飞住的小院。

    黑衣飞速过去查看,只可惜只看见了一个黑色的背影,出了别院便没了踪影。

    屋子里倒是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只是可惜了药房里那些做好的药了。

    “幸亏很多东西都在总兵府。”采菡看着大火,暗自庆幸。

    “别去救了,院子是独立的,也烧不到别的地方。”风楚飞只是看看,脚步都没动一下,接着吃她的红枣糕。

    “吴重生没死。”白衣冷不丁地就来了一句。

    “人总有一死,早一天晚一天而已。”

    “飞儿说的对,咱接着吃。”

    黑衣转了一圈没追到人,垂头丧气地,“人跑了没追上,出了别院就没看见。”

    “会功夫的人一息之间就跑出很远,跳出院墙随便进了别的院子,你出去还怎么找?没关系,不就是一个院子吗?改天我再坑点儿银子就回来了。”

    坑点儿银子!黑衣白衣嘴角直扭曲,不应该说是赚的吗?

    这一夜,黑衣白衣不敢大意,干脆就住在风楚飞所住房子的房顶上。今天一定得找个安全的地方了,否则还真是危险。

    一大早,风楚飞等人都去了孙家老宅。

    不管发生什么,毒医培训还要继续下去,这么多人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可不能都给耽搁了。

    今天主要讲的就是谢无双的毒,以及怎样解毒。

    还别说,到底是前世的军医,见识还是满多的,这么个复杂的毒,还真让她解了……

    “吴重生用毒控制了很多人,就我见过的就有十几个,他们很多人并不在重生门,而是照常生活,定时到重生门领解药。

    因为当初我反抗的比较激烈,所以被用了这种**心智的药。其余一些人都是中了剧毒的,只有定期服用解药才能活下去,有的人不堪折磨死掉,还有的人不得不屈服他,为他执行各种丧心病狂的任务。”

    谢无双人醒后,看见黑衣白衣在这里,不疑有他,将他在重生门的事情说了很多。只是可惜后来心智不清,具体做了什么他一点都不知道。

    难怪吴重生重创之下几年又实力壮大,原来是用这种方法在控制别人为己所用。

    “东海人是怎么回事?毒宗又是怎么回事?”

    “毒宗的宗主,与吴重生的师父师出同门,两人走得很近,我也正是因为发现了他们的合作关系,才让他们下决心给我用了丧失心魂的药。这种药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不容易控制,用了这种药的人一般活不了多久。”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毒宗的烈焰穷途阵都能请来,那不是花金子银子的事情,而是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

    “将你知道中了毒的人的名单写下来,以后可能会用到。”风楚飞要这个名单,是因为这种人并不是生活里常见的坏人,是以他们即便做了什么坏事,你也怀疑不到他,这才是可怕的。也许他就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更不会防备他,这可麻烦大了。

    重生门死乞白赖地待在楚州,现在就剩一个目标:风展辰。今天正好又端了绿帽阵,可以想见,接下来重生门的手段一定更隐蔽,更凶狠。

    “可我知道的就没有两个。在重生门里,所有人都戴面具,所以就算你看着他,也不知道他是谁。”谢无双说到,他除了认出两个以前较为熟悉的,其余的是真不清楚。说实话他连吴重生什么样都不知道,更别说别人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