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频道 > 萌狐要修仙 > 正文
第026章 病员
作者:有四叶草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迟遥暗叫不好,匆忙地撸起衣袖,尝试着为洛封尘擦拭,一边擦拭一边暗中观察者洛封尘的脸色。

    不知为何,洛封尘往日冷漠的脸上竟浮现一丝无何奈何。

    迟遥抓着他的衣衫,有片刻的失神,为何他脸色如此苍白,又为何她会从他那冷冰的眼眸中读出一丝柔和。

    她怔怔地站在洛封尘面前,放在他衣衫上的手一顿。

    洛封尘恢复往日的冷漠,看着痴傻的人幽幽开口,道:“看够了?”

    果然柔和什么都是浮云,迟遥连忙收回自己的双手,倏然想起他与宿主间那滑稽的羁绊,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后退半步,规规矩矩弯腰行礼,道:“师叔。”

    迟遥的反应倒是令洛封尘感到意外,他瞧了眼眼前那面无血色的小丫头,心有不忍。

    “既然不舒服,为何要下床?”话是关心的话,但声音却冷冽的可以。

    迟遥颔首低眉不禁拙舌,难道这冷面师叔关心起人来,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她不禁想到七师兄告诉她的传言,传言这冷面师叔是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家伙,但唯独和大师兄走的很近。

    当初她的宿主逼迫跟冷面师叔成亲,第一个出来制止的便是大师兄,这样一说来,让她更加好奇这大师兄究竟是何许人也,为何会得到冷面师叔的青睐,还是依了传言说他们有......嘿嘿......

    看到眼前的丫头游离在思绪之外,洛封尘心中一闪而过的释然,他自顾自走到圆桌前坐下,为自己添上了一杯茶水。

    他轻抿一口,这茶水的温度让他微微皱眉,冰,太冰了,“平日里,你这里的茶水都是何人伺候?”

    洛封尘看似不咸不淡的一句询问将迟遥拉回现实,她抬头看了眼坐在圆桌前潇洒出尘的冷面师叔,再看看他衣肩上的水渍,略有歉意忙规矩的靠前。

    距他还有两步之远处停下脚步,礼貌答道:“禀师叔,一般都是二师姐的徒弟轮流伺候,不过平日里我闲来无事,也会做一些。”她抬眉偷瞄了洛封尘一眼,甚是意外他会问这些。

    洛封尘盯着桌上的杯子发呆,又抬眉瞧了她一眼,不多说便伸手轻轻拂。

    身前的迟遥竟漂浮而起,紧接着她便看着自己晃晃悠悠地飘到木床之上,缓缓下落,那薄被腾空而起,很好的盖在她的身上。

    迟遥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如做梦一般。

    “还是要好好休息。”一句看似平常不过的话,从他的口中说出,却耐人寻味。

    迟遥转脸怔怔地望向那轻逸出尘之人,今日的洛封尘简直跌破她的双眼,她甚至都怀疑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冷面师叔。

    就在迟遥郁闷犯傻的时候,洛封尘再次开口,却不似刚才的温柔:“你师傅临走前可有嘱托你一二?”

    看吧,果然眼前的一切都是浮云,冷面师叔会关心她不过也是因后山之事,迟遥不高兴地撇撇嘴,却还是耐心道:“师傅已经嘱托我,不得向外人透露后山之事。”

    洛封尘略为满意地点点头,他这个师兄做事还算让人放心的,不过……

    洛封尘神色凝重地望向床上之人,道:“他可还说了什么?”

    迟遥并不理解洛封尘的用意,只以为他又准备对她说教,可碍与他与宿主间尴尬的过去,还是小心,道:“师傅有给我一瓶药丸,嘱托我按时服用。”

    洛封尘那幽深的眼眸忽然暗淡,只微微点头,道:“再无其他?”

    迟遥真的很意外,往日这冷面师叔跟她说话绝不会超过三句,今儿是怎么了?

    她弱弱的点头,偷偷望向洛封尘,定定道:“再无其他。”

    洛封尘似松了一口气,眉宇间的愁容渐渐散去,他不再管床上之人,倏然起身向房外走去。

    就在迟遥会以为就这么轻轻松松将冷面师叔糊弄过去的时候,谁知这洛封尘忽然转身,意味分明地望向迟遥,那眼眸中的坚定把她唬住。

    “门规我看你不用抄了。”

    迟遥欣喜,可还没来得及感谢,洛封尘又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口:“待你好来之后,去你二师姐那领罚。”

    “啊?”迟遥一个没忍住喊出了声,本想再仔细打听她的处罚,不想洛封尘已经夺门而出,苦逼的迟遥只得待二师姐过来,询问一二。

    晚间,二师姐并未到来,取而代之的是与迟遥关系尚好的七师兄。

    七师兄手提两个大大的食盒,心情愈加的从庭院中走来,见迟遥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大叫一声,“我就说嘛,你也没有那么严重,师傅那就是虚夸。”

    迟遥一喜,连忙从床上探出头,道:“七师兄,怎么是你?”

    七师兄将两个大大的食盒放在厢房中间的圆桌上,活动了一下筋骨,道:“不是我,你还以为是谁?难道是师叔?”

    迟遥很是不屑地瞪了他一眼,“若是他,一定会吓死我!”

    自七师兄进来后,迟遥便双目放光的盯着他手中的食盒,盯着他将其中一个食盒一层一层地打开。

    “等等,七师兄,我的烧鸡呢?我的鱼呢?为何都是一些素菜还有那汤又是什么?”

    迟遥那忽闪的双眸在看到摆满木桌的素菜时,忽然暗淡,她撇撇嘴,很不满意道:“你们就给伤病的人吃这个?”

    七师兄怎么会不了解迟遥的小心思,偷笑一番,忙将她打断,道:“你先别着急,我这不还有一食盒么。”

    这么一听,迟遥又来了精神,目光炯炯地盯着那未打开的食盒。

    如她所望,食盒里尽是好吃的,有烧鸡,红烧鱼,肘子,花生米,竟还有一瓶小酒。

    迟遥摸着饥饿难耐的肚子,自己跑到圆桌前,根本顾不上形象对着那烧鸡就是一扑。

    可是她却扑空了,她眼看着那烧鸡被七师兄拿走,也不生气,大手一挥,慷慨道:“行吧,我今儿就把烧鸡让你给,我吃这鱼!”

    说完,她双手一搓,跃跃欲试地向那鱼扑去,可是,那鱼一蹦竟消失了。

    迟遥一愣,直起身子看了眼笑得直不起腰的七师兄,她强压住心中的不满,隐忍道:“好,都给你,这肘子是我的。”

    她故意停顿了一下,先去看了眼笑意正浓的七师兄,见他两手各一个鸡,鱼,心想这肘子你反正没办法拿了吧。

    不想正当她向那肘子下手时,那肘子倏然从她眼前飘过,直到落到七师兄那。

    这肘子漂浮在半空中,直勾勾的勾引着她。

    迟遥怒了,双手掐腰,一屁股坐在木凳之上。

    “七师兄,你说,你到底想要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