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频道 > 萌狐要修仙 > 正文
第034章
作者:有四叶草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想归想,她还是把这《余生咒》她且放在一边,谁都知道人不能一口吃个大胖子,饭是如此,这修行亦是如此。

    既然是修行当然就要循环渐进,不可急功近利。

    她看过太多贪图功利,走火入魔的电视剧电影,想想还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好。

    迟遥在床上盘腿而坐,按照前几日二师姐的教导开始打坐,冥思,并通过二师姐交给她的清虚派固有的修行道法天玄地诀进行自主修行,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就是这个道理。

    据二师姐介绍,她所修练的这天玄地诀是清虚派诸般奇妙法术中最适合女子修行的,也就是说这偌大的清虚派修习这门法的也只有二师姐、八师姐和她而已。

    二师姐将这门天玄地诀传授给她时,脸色异常严肃,并还让她起誓此门法不得让第二人得知,就连在她和八师姐面前也休的提起,当然绝不能传授门外之人。

    当时迟遥就很郁闷,不能传授外人,她能理解,只是不能与她和八师姐交流倒很让人意外。

    既然她们三人修习的一样的功法为何还不让人交流,难道怕隔墙有耳?

    迟遥不禁拙舌,在这修仙界就是麻烦,好的东西全部都藏着掖中,不像她们21世纪,学习资源全世界共享,这多好,也省得有居心叵测的人过来偷了。

    毕竟人的能力有限,资质有限,不是所有人都能考上清华北大,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当领导人的。

    不过细想来,这大概是怕那些魔教,心怀不轨的人士吧,毕竟她曾经出生在一个和平年代有着一个强大的国家。

    这么一想,她愈发的想念曾经的生活的地方,她来这里快三个月了,一点能回去的苗头都没看到,还迎来一堆的破事,看来她这回去的希望越发的渺茫了。

    算了算了,不想了,她还是好好的修行吧,万一成仙了,岂不比过去要牛逼。

    这么一想她略感失落的心有些许的宽慰。

    闭目,凝神,迟遥开始专心修炼。

    这天玄地诀是本派第五任掌门清珏真人所创,其道法玄妙无比,是本门精髓的其中一门奇术。

    自此道法腾世一来,魔族妖人多有窥探,所以在每个修习次道法的弟子无不立下重誓,若非本门女弟子,绝不传于外人。

    天玄地诀分为狱、地、天三层境界,据二师姐介绍,她也不过刚刚突破了第一层境界狱,而第二层地,想要突破若没有数十年的道行是万万不行的,更不用说这终极境界天。

    修行此道法的女子本就少,加上现任掌门虚陵真人收徒又少之又少,以至这数千年来得此境界的人屈指可数。

    这清虚门中的女弟子不仅要修行天玄地诀,还要跟着男弟子一同修行本门基本的道术玄清诀。

    这玄清诀与天玄地诀比起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玄清诀是由创立本派的玄清真人所创立,经历代清虚掌门精研,时至今日已经是本派之精髓。

    不过对于这玄清诀二师姐并没有细说明,只让她专心研修天玄地诀便好。

    她按照二师姐传授的秘诀开始运气,这天玄地诀第一层境界又分为三小层,这第一小层便是众人皆知的练气。

    领天地之灵气入体,行大周天运转,借天地之灵气,感悟钝化悟知天地。

    若是能将次气在体内运转九九八十一次,亦可巩固心脉,提升修为,便可顺利进入第二小层

    自从后山归来,迟遥明显的能感觉到她体内已经有了两股莫名的气体,这两种气体相互依偎,共运而生。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两股气的来源,但是她们更像是回到一个熟悉的环境,各自维持着本应的本分,而她却也相安无事。

    只是今日在后山砍柴,在她念诵《余生咒》时,她突然发现,这俩气体竟然可以自行的完全的与《余生咒》吻合,并且让她有一种她本就会的假象。

    她很确定她没有习的这《余生咒》,唯一的正解便是她宿主会,想必宿主原有的心法道法都延留下来。

    这么一说,迟遥有点小傲娇,难道宿主以前是个了不起的修仙者?

    “罢了罢了,还是专心修行,休得胡想,休得胡想。”

    迟遥闭眼,再次凝神,在心中默念着二师姐传授她的口诀,不久她便感觉从周身有源源不断的灵气进入她的体内,与她体内的另外两股气合三为一,顺着她的血脉进入丹田,再由丹田向八方经脉扩散。

    令她毫无察觉的是,在她运气之时,她右脚踝上的那两个似铃铛的珠子在不停的闪亮。

    ……

    次日,迟遥早早醒来,吃了丹药在院中坐等早饭。

    昨天因各师兄的帮忙,她已完成了目标的三分之二,剩下的两天她只需稍稍努力一点,便可轻松完成。

    她今天心情大好,见过二师姐后,又从她口中意外得知自己在无意间已经炼成那天玄地诀的第一层境界狱。

    那个兴奋的忘我啊,竟当着二师姐面,在她面前前大肆夸赞自己是天才,最终在二师姐的黑着脸记恨下接过食盒。

    看着二师姐阴着脸离去,她也并未感觉有何不妥,反而更加高兴,想他人五六年才能完成的事,她居然短短一个时辰就已经达到,她不是天才是什么?

    吃罢早饭,迟遥屁颠屁颠地打开竹心小筑大门,还没迈开步子,就看到七师兄远远地站在竹林小路上,正低着头在原地打转,似思考又似无趣而发呆。

    她看着笑出了声,引得七师兄向她看来。

    “小师妹,你果然很早啊,幸好我提前来了,否则就得去后山寻你了。”七师兄一边跑,一边道。

    迟遥笑道:“七师兄来了怎么不进来,这么早这是何事?”

    七师兄跟迟遥混得挺熟,有话也不藏着掖着,直截了当道:“今早,二师姐就跑到我那把我拉起来,说让我陪你一同上后山。”

    “嗯?”

    “看吧,我当时也是这个反应,心想啊,咱们后山只有这么安全了,她还怕你有危险不成?”

    迟遥忙点头以示正确。

    “你可知道二师姐怎么说的?”

    迟遥想了想,道:“她无非就说,我太过顽劣,怕我又去闯禁地之类的话吧……”

    “这可就是你小肚鸡肠了,咱们二师姐平日里虽不苟言笑,一副师叔做派,可她心不坏,她是担心你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迟遥到是乐了,早上还被她气走,这怎么又突然关心起人起来了,可一想师傅和冷面师叔共同叮嘱二师姐的话,心里对二师姐的感激瞬间降到冰点,“哼,她不过是怕师傅责备罢了,咱们走吧,早干完早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