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频道 > 萌狐要修仙 > 正文
第073章 去义庄(谢有三只喵万赏加更)五更
作者:有四叶草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空气中满是腐尸之气,迟遥走进里面,大气不敢喘一下。

    刚刚进门的她就想打退堂鼓。

    “小师妹,你不是吧,这你就受不了了?”七师兄捏着鼻子,提着嗓子说道。

    迟遥尽量用鼻子呼吸,说话也紧闭着嘴巴,说出来的声音含糊不清,“我……你能受得了,你还捏鼻子?”

    “你也捏啊!何必委屈自己,还有,你能不能张开嘴巴说话,都听不清楚你说的什么。”

    迟遥深吸一口气,一股脑将话脱口而出:“我……我可不要!万一这粉尘中有什么毒物,我这要是一张嘴,岂不是直接新进了我的肚子里!”说完,立刻将嘴巴闭上。

    走在前面的二师姐听到迟遥这滑稽的话,只剩下冷笑。

    三师兄也忍不住拍了拍迟遥的肩膀,反问道:“若是这粉尘中有毒气,你用鼻子闻不也是一样中毒?”

    迟遥一愣,“好像很有道理哦!”

    “行了,三师兄,这傻丫头智商不在线,你跟她说什么,我们去看尸体,二师姐,等我一下。”

    迟遥看着七师兄跑走,无奈地瞧了三师兄一眼,弱弱地问道:“我这是被你们鄙视了?”

    三师兄笑道:“非也,我们从没有正眼瞧你。”

    迟遥一脸颓废,“好吧。”

    迟遥跟着三师兄向尸体靠近,这义庄内的尸体被整整齐齐地放在地上的所铺的稻草堆上。

    迟遥走近,那糜烂之味越发浓重,她屏住呼吸,拽着三师兄的衣角向尸体探出头去。

    近半个月的尸体全部放在这里,他们眼窝凹陷,皮肤已经开始溃烂,尸癍严重,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

    迟遥躲在三师兄身后仔细瞧了那些尸体,全身虽然溃烂,但是从表面看去却能明显看得出脖间和四肢处与别处的有明显的不同。

    脖间不用说,自是用什么利器,而四肢......

    “二师姐,他们是因何而死?真如传言所言是流血过多致死?”迟遥捂着口鼻,凑到二师姐身后,小声询问。

    二师姐盯着尸体半响,似有些疑问。

    “三师弟,你怎么看?”

    三师兄微微点头道:“这尸体被动过了。”

    “被动过了?”迟遥不解。

    “是,你看他们身下的稻草,前日我们来看时,他们身下的稻草还有泛黄枯竭,只短短两日怎么会有露水,这两日不曾下雨,这义庄虽简陋,但也不至于这么潮湿,定是有人将他们身下的稻草换了。”

    迟遥不以为意,“换就换了,这义庄肯定有守卫,换个稻草什么的也不稀奇吧。”

    二师姐和三师兄互看一眼,只点头不与多说。

    二师姐走在前方,说道:“既然你们俩已经看过了,我们便去事发地点看看。”

    “二师姐,这就看完了?不来个解剖或者翻一下也行啊!”

    三师兄再次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既然尸体已经被人动了手脚、你认为还能看出什么来?我们不防先去看看事发地点。”

    “好吧。”迟遥和七师兄跟上。

    四人出了放尸体的地方,白门主果真站在门口等候。看到他们出来,笑脸相迎:“怎么,可观察出什么来了?”

    迟遥瞧了这白门主一眼,她对这白门主的印象还停留在昨天,今日瞧着他一身玄衣道显得比昨日接地气了些。

    “白门主,平日里这义庄可有人照料?”二师姐疑问道。

    白门主不解二师姐的意思,忙问,“可是这里出现了异常?”

    二师姐道:“不瞒白门主,这里的尸体似乎被人动过。”

    迟遥在一旁仔细打量了这白门主一眼,他听到二师姐的话明显感到惊讶,侧脸望向大门外等待的下人。

    他大声道:“你们过来回话。”

    “是。”站在大门外等候的下人低着头匆匆过来。

    “门主,何事?”方才拿着钥匙开门的素衣小厮低头问到。

    “这几日,这里可有人来?”

    那素衣小厮先是一愣,转而快速弯腰行礼,回道:“外人倒不曾来过,不过平日里在这里守着的下人,倒是因为家里有事请了几天假。”

    “何时的事?”二师姐突然记得,在前日她跟三师兄来这查看时,门口是有一驼背老者。

    那素衣小厮礼貌答道:“正是昨日。”

    “那可有让其他人过来守着?”三师兄忙问。

    “这......”素衣小厮有些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不是哑巴了?”白门主倏然脸色一变。

    那素衣小厮一个哆嗦,连同身后的下人们,一起跪在了地上。

    “小的该死,未曾让人来守着,一来是仙家已经过来检查,小的寻思着他们已无用,二来,这地方阴森,除了那瞎了眼的张大爷,别人也不敢过来。”

    素衣小厮浑身颤抖的紧贴着地面,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

    “白门主,请这边说话。”二师姐打断了白门主与下人的谈话,将白门主请到一旁。

    迟遥站在院子里望着两人,不知道二师姐对白门主说了什么,那白门主原本阴沉的脸,稍稍有点缓和。

    “回去再找你们算账!”白门主与迟遥他们告辞转身带着下人离开。

    迟遥站在原地一头雾水,刚想要询问,便被二师姐打断,“我们先去看看事发现场,如果快的话,还能赶回去吃午饭。”

    “呵呵……二师姐胃口真好。”迟遥想着她方才见到的尸,体,她不反胃恶心已经实属不易。这午饭,她是真的吃不下去了。

    他们一行人从义庄出来,顺着小路向南前行,这里愈向南愈发荒凉,周围杂草成堆,半身高的杂草似要将人掩埋。

    迟遥与七师兄并排前行,自从出了那义庄,七师兄变得很老实,一路沉默不说,就连迟遥在他面前晃悠,他也视为看不见。

    “七师兄你怎么了?不会是被吓着了吧?”

    七师兄瞅了她一眼,不想跟她说话。

    “不对啊!你肯定有事,若是依照你平日里的性格,你早就跟我杠上了,快说说,你究竟怎么了?”

    七师兄被迟遥扰的无奈,不得不开口,道:“那个,你能让我缓缓么?我现在一打嗝,我都感觉我浑身那个味,还有你身上,你就不能离我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