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无法言说的爱 > 正文
第二章 艾莉之死
作者:萧条岁暮寒V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个晚上我和她都喝得有点多,我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艾莉。多么好听的名字,我想我会一辈子记住它,并把它纹在我的胸口。但我没有把这些告诉艾莉,我怕又一次把她吓跑。

    我把艾莉带回了我的屋子里,这间屋子是我的私人领域,除了房东昆先生为了检查房内情况进过之外,就只有她进来过,我只带她进来。

    我希望她能更多地了解我,但每一次她都拒绝,甚至不肯给我一点点机会。这一次不一样,她主动地走进了我的屋子。

    我拿钥匙打开房门,她就走了进去,然后把我摁在门上热情地亲吻,我们就像是相恋多年的恋人一般,这种感觉令我沉醉不已,如果这是梦,我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但我终究还是醒来了。

    我睁开眼,天已经亮了,宿醉令我的大脑像被蛀虫啃噬一样阵阵生疼,同时我又感到精疲力尽昏昏欲睡,我几乎难以专心思考任何事情,但我还记得昨晚和艾莉的火热缠绵。

    我想亲吻我心爱的女人跟她说声早安,并与她正式确立交往关系,我坚定地认为这将会是我们美好而幸福的生活的开始。

    她异常安静地睡在我旁边,对我温柔的呼唤毫无反应,我想要亲吻她,却发现她的嘴唇僵硬冰冷,脸色灰白得像水泥墙面。

    我心里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还是不敢相信地掀开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她身上流出的鲜红血液已经浸透了床单和被套,像来自地狱的火焰一样灼烧着我的双目。

    我心爱的女人,死在了我的身旁,就在我呼呼大睡的时候,那些鲜活的血液早已经凝固了。

    她的尸体平躺着,胸腔被人剖开,露出被尽数敲断的森森肋骨,原本存放在胸中的心脏不翼而飞,一朵像鲜血一样娇嫩艳丽的红色玫瑰完好地摆放在心脏的位置。

    她的双手被规矩地摆在胸前就像是做着虔诚的祷告,她十指交叉的手中握着玫瑰被血染红的带刺枝干,刺把她的手指扎得糜烂不堪。凶手似乎想以此表达她的怨愤和妒恨。

    我呆滞地抚摸着艾莉不再柔软的脸庞,不敢相信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残酷的现实在我得到幸福之后又狠狠地碾碎它。可我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我的手指深深地插进头发里并用力地拉扯头皮,似乎这样就能令我心里的痛苦和恐慌减轻一些,但一切只是徒劳。

    我知道是她——那个神秘的追求者干出的事情。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一个被遗忘的危险,害死了我的爱人!可她为何把我留着,是因为嫉妒和报复想让我痛苦让我受尽折磨,还是单纯地像以前一样躲在暗处默默地盯着我,监视我的人生?

    我意识到她已经开始侵犯,并试图操纵我的生活,而我却对她一无所知。她就像是无孔不入的黑暗紧紧地包裹着我,令我窒息。

    我抱着艾莉的尸体,嚎啕大哭得像个失去理智的神经病,我发誓一定会为她报仇,把那个该死的凶手剁成肉泥喂狗。我感觉自己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被悲痛占据了内心的怪物,我所有的爱和感情都随着艾莉而死去了,它们被残忍的凶手给摧毁了,碾碎了。

    我平静地收拾了床上的狼藉,怀着沉重的心情将艾莉的尸体肢解然后分块装入冰箱冷藏。我会把她的尸体吃了,并与她融为一体,她将永远存活在我的身体里,与我一起见证复仇的时刻。

    然而就在我切好艾莉的大腿肉并准备烹饪午餐的时候,门铃却意外地响了起来,而且似乎没有停歇的打算,我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活去开门。

    门外站着我的房东昆先生,他的手上拿着一盒披萨,并且笑容满面,看起来心情十分愉悦。

    “唐,你知道吗,今天是我的生日。”昆对我说道:“所以我想邀请你来参加晚上的生日派对。”他指了指我对门的房间。“就在我住的那间屋里里举行。”

    谁会管你什么时候生日!我的爱人才刚刚离开我!我现在甚至想扯着他的领口把他摔到地板上痛揍一顿,他的笑容在我眼里就像针刺一样。

    “你怎么了,眼球里这么多血丝?”他忽然注意到了我的异常,逐渐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和愉悦,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我的神情:“我很抱歉,你是……遭遇了什么事吗?”

    “是的。”我心底满是无处宣泄的悲痛和怒火,我认为他租给我的房间连一个杀人犯都拦不住,他应该为艾莉的死承担责任,这个时候他凭什么还能笑得出来?我的表情和语气像是刀锋一样冰冷犀利且毫不留情:“我的爱人刚刚丧失了生命,所以我没法为你的诞生而感到高兴。”

    昆听到我的话配合地露出了一个应时的难过表情,他语气诚恳地说道:“非常抱歉,我并不知道这件事……”他看着我的脸,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些许疑惑。

    我知道他在疑惑什么,我从没跟任何人提起过我有爱人这件事,甚至处处都表现得像个单身汉,但这并不代表我没有不是吗?

    尽管我现在极度地悲痛和愤怒,但我仍旧努力地控制住了情绪,没今它们失控。我不能杀了昆,因为他一死我就得换地方住,这里保留了太多我和艾莉的回忆,我不能离开这里。

    “没事。”我竭力表现得平静、大度,并对他说道:“但是今晚的聚会我恐怕不能参加了,我还没能调整好自己现在一团糟的心情。”

    “虽然这非常可惜,但是我能理解你现在的痛苦。”昆试图把一只手掌按在我的肩膀上安慰我,但他忘记了自己手里还拿着装有披萨的盒子,因此他的动作只能半途而废,尴尬地把盒子递到我面前:“呃……这个是……礼物。”

    虽然我不能理解他为何在过生日的时候送人披萨,但这或许只是他的个人喜好,我收下了,然后客套地打发了他,关上门回到厨房把披萨带盒子一齐扔进了垃圾桶。

    我享受了一顿精致的午餐,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清理房间,并找来锁匠更换门锁。昆先生看到后对此表示疑惑。

    我对昆先生解释说我怀疑有小偷进入了我的房间,因为我丢失了一些东西,幸好都不是十分重要,并趁机向他询问最近是否有可疑的人出现在我的附近。

    他摇了摇头,说这些天感觉一切正常,但还是同意了我换锁的请求,并友好地告诉我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找他,他就在我对门,随时乐意向我提供帮助。

    我希望他能多帮我注意一下经常在我门前逗留或者鬼鬼祟祟的人,因为我怕我上班不在的时候家中又一次被盗窃。

    昆先生应了下来。

    在办完这些事之后,我向公司递交了辞呈,因为我必须有充足的时间来专心寻找杀害我爱人的人。

    我猜想那个神秘的追求者有可能是我的读者——我是个业余小说家,写一些宣泄自己内心欲望和想法的悬疑推理小说——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途径能让一个陌生人看上我,我的模样和气质都不出众。因此,我准备以艾莉的故事写一篇文章发布出去,并参杂一些暗示,好让看得懂故事的她以为我们之间能够发生些什么,等着她满怀希望地联系我。她夺走了艾莉的心脏,我一定要向她讨回来。

    我知道一个人失去下落的消息通常会在十天半个月后才会被意识到,他们的失踪要再隔一段时间才会被警方受理,那个时候警察或许还能顺着线索找到我和艾莉喝酒的酒吧。

    那家酒吧里的酒保之前一直色眯眯地盯着艾莉看,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让他赶紧滚蛋,他被吓住的模样我现在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来,因此我想他一定也记得艾莉的模样和她旁边的我的模样。

    他肯定会把这些添油加醋地告诉警察,并把我描述成一个凶狠的恶徒,然后警察就会按刑侦流程前来调查我,所以在此之前我必须把一切痕迹都消除,然后清理干净。

    你知道,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喜欢把自己夸张虚假的想象当成客观事实,非但自己坚信不疑,还要以此欺骗全世界。

    这种人你一定见过,所以你一定能够理解这种希望他们马上闭嘴,最好是永远闭嘴,再也别散播那些病毒似的谣言的想法对吗?显而易见,有些问题的发生并不全是我们的错。

    最近新闻报道里称市里出现了一名专门袭击女性的连环杀手,我不想警察因为房间里留下的任何痕迹而对我有所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