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无法言说的爱 > 正文
第五章 对峙
作者:萧条岁暮寒V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看到那支花后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冲进厨房握着把刀回来对准了他。此刻我的面目应该十分狰狞且凶恶,我感觉自己面部肌肉全都在因愤怒而抽搐颤抖。尖锐的声音从我的嘴里蹦了出来:“我正找你呢兄弟。”

    麦克把玫瑰搁在桌上,急忙对我摆了摆手,焦急地解释道:“冷静点,唐,这不是我带来的!这支玫瑰一开始就在沙发上,我只是不小心坐到了!”他把手掌摊开展示在我面前,示意他毫无恶意,然后试探性地向我逼近,但我知道他如果想要制服我并不需要任何武器。

    我一步步地后退,试图在移动中寻找他的漏洞,他显然也在寻找我的,我们在缓慢的移动中僵持着。

    “冷静点。我是警察,好吗?我是来帮助你的。”麦克用低沉平静的声音对我说道。“把刀子放下,现在你很安全,放轻松,不要太敏感。”但我却看到他的右手悄悄地滑了下去,摸到了腰带内侧枪袋的位置。

    我知道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戒备地大声对他嚷道:“你想伤害我吗?你想拿枪?”我想以此提醒他应该采取适当的退让、谈和策略,毕竟一个警察不能无缘无故地对一个惊吓中的公民使用武器和暴力。

    “不,不。”他立刻把手从腰侧举到了身前,他思索着能使我冷静的方法,然后开口循循善诱道:“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令你害怕的事情?如果只是送花你不会这么紧张对吗?你把刀放下,慢慢地告诉我事情的经过,然后我们把他抓住,好吗?”

    我的背抵到了冰冷的墙面,我已经退无可退了,而麦克还在步步逼近。我用刀尖指着他的头,我的视线透过刀尖看到他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充满无比真诚的目光。我沉默了一阵子,终于松动了口气:“可以,你现在退到沙发那里去,坐下,我们好好谈一谈。”

    他一步一步往后退开,一直到腿碰到沙发才缓慢地坐下,他的视线一直盯在我的身上。“现在我们可以心平气和地交流了吗?”他问道,他的手一直放在我能够看得见的地方,好让我感受到他的诚意,

    我放下举了一阵子有些酸意的胳膊,走到离他最远的地方坐下。“是的。”我对他开口说道:“我确实是有些过于敏感了。”我承认我对麦克的敌意异常地大,这不仅出于我对警察的愤恨,更源于我心中对警察的恐惧。但这些是我不能告诉他的事。我咬着手指思考如何开口叙述这件事,因为它太错综复杂而且匪夷所思,正常人几乎不会相信。

    “你说我的房间被人装满了偷窥摄像头?”我问麦克道。

    麦克点了点头:“是的,而且那个人手法很老练,除非像干我们这一行学习接触过这些东西,否则很难发现那些被隐藏起来的摄像头。”

    “那么你觉得会有谁有这个可能性干得出这样的事情?”我问道。

    他看着我回答道:“这就要问你自己了。”他身躯往我这边倾了倾,手臂支在膝盖上向我靠拢,低声问道:“你认为谁有这个机会?安装摄像头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事情。”

    我脑海中猛然闪过了昆先生的脸。他看起来阳光、帅气,在他身上没有半分符合变态的感觉,但如果在这样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肮脏腐烂的心呢?我想起了艾莉被剖开的胸腔,血肉模糊的肢体和散发着腥臭味的床单被套,感觉有些隐隐作呕。

    怀疑一旦在心中出现,就像白纸上晕染的墨迹一样扎眼并且扩散迅速。

    昆先生的所有眼神、表情、动作都被我在脑海中被反复播放并重新解读,我努力地尝试着把他往那个变态追求者身上套。他的关心,他的邀请和他的照顾,曾经以为他善良温柔的种种行径现在看来恐怕都别有深意。紧张和困惑一下子揪住了我的心脏,我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被搁置在桌面上的红玫瑰。

    “摄像头和玫瑰。”麦克抬起头看了一圈房间四周,又用手拨了拨那支玫瑰花:“控制欲和浪漫。我觉得你说的那个人如果真的存在的话,他应该受过高等教育并且有一定的文化素质。我想他可能内心还有些高傲自负,他丝毫不畏惧犯罪,也不在乎你对他的看法。”麦克的视线回到沉默着的我的身上:“唐,这样的人如果没被抓起来,迟早有一天他会对你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我抬起头看着麦克,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终于说出了思索了很久的话:“实际上……我觉得我的房东昆先生,或许符合在我房内安装摄像头的条件。不过我并不确定是不是就是他,因为他看起来完全不是那样的人。”

    “我抓捕过很多罪犯。”麦克对我说道:“他们有的看起来弱小不堪,有的十分和善,有的甚至是大慈善家……但这些并不影响他们犯罪。”他说:“唐,有时候看人,需要看透他们的内心,而不是把目光停留在外在的事物上面,那往往会蒙蔽你的双眼。”

    我拿起桌面上的红酒喝了一大口,没喝出什么味道,只觉得心中十分酸涩。我失去了我的爱人,杀了她的人想成为我的爱人,但我却深深地恨着他。我理解他求而不得的痛苦,但他却不理解我得而复失的痛苦,这公平吗?

    “你说得很对。”我赞同了麦克的说法,我看着他的双眼问道:“那么如果摘掉你正义警察的外在,你的内心又是一副什么模样?”

    麦克平静地看着我,没有回答这句话。

    伤痛令我整个人充满了攻击性,我感觉自己的嘴里忽然长出了森白的毒牙,利齿的尖端往外渗着致命的毒液,我像一条毒蛇般嘶嘶地朝麦克吐着黝黑的信子:“你既然怀疑我跟毒品贩子有联系,大可不必私下里一个人来见我。也不会只是单纯地打开信号屏蔽器,坐在这里跟我聊天。”我的瞳孔忽然剧烈地收缩了一下,因为我在这个瞬间想通了一些事情:“不,你来这里不是为了帮我,当然也不是为了保护我……”

    “但也不会害你。”麦克以斩钉截铁的语气接过了我的话:“我承认我并不希望贩毒组织的踪迹过早地落入警察局手中,但这与你并没有什么关系——况且你现在看起来遇到了比较大的麻烦。”他循循善诱地对我说道:“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互惠互助呢?”

    “因为我提供不了你想要的东西。”我并没有对一个警察不够正义而感到失望,也没有因此而愉悦,只是不冷不热地对他说道:“艾莉没跟我提起过任何关于毒品的事情。”

    “她在哪?”麦克看着我,忽然问道。

    “在我的心里、我的血里、我的肉里。”我真诚地回答他的问题:“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其他的答案。”但他似乎并不相信我所说的话,他认为我在刻意隐瞒我所知道的线索。

    “如果你执意这么说的话,那么他们就会真的剖开你的心,喝干你的血,吃光你的肉,然后找出藏在里面的艾琳娜来。”麦克严肃地对我警告道:“他们一定会对你这么做,因为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干出这种事了。你没有办法把艾莉安全地藏起来,唐,你甚至没有办法保障自己的安全。”

    他苦口婆心的话几乎打动了我,我问道:“为什么他们紧追着艾莉不放?”

    麦克听到这个问题后沉默了几秒钟,他看着我就像看着一个迷茫而愚蠢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