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无法言说的爱 > 正文
第六章 一份名单
作者:萧条岁暮寒V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她身上藏着一份名单,那是组织高层的交易记录。如果那份名单流出来,对这个国家而言将会爆发一场毁天灭地的震荡。”麦克说道:“有些事情只能在黑暗中无声无息地开始和结束。一但触碰到阳光就会像原子弹一样爆炸。”

    我点了点头,接受了他的说法:“所以你不能大张旗鼓地调查艾莉,因为你——或许是别的什么人害怕那份名单曝光在公众的视线中。”我无意识地用指尖敲击着杯壁:“因为我是艾莉消失前接触的最后一个人,所以你认为我有可能知道那份名单并且贩毒组织也会因此而盯上我。”

    我心中感慨着艾莉闹出的动静真不小,同时又疑惑她偷拿那份毫无用处的名单想要做什么?我虽然疑惑,但不会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因为我甚至连麦克所说的话是否真实都不确定,而且我并没有从艾莉身上找到任何一样像名单的东西。或许他对我说的这一切都只是他为了套我的话而编造的故事。

    我的总结得到了麦克沉默的回应,他像是默认了一般看着我,我接着对他道:“但你没想到的是我却像编故事一样告诉你,这儿还有一个贩毒组织之外的变态在盯着我,不过你很快反应过来顺着我的话往昆先生身上引,你希望我因为害怕而离开这里。”我打量着他的神色以此判断我是否说中了他的要害,但我发现他对自己的情绪和心理想法的流露把控得非常好。

    “你说对了一半。”麦克开口说道:“我希望你离开这里,然后去我那里。”

    “如果你不是贩毒组织安排在警察局里的内应,你这么做无异于引火上身。”我问道:“为什么?对你而言有什么好处?”

    “因为你是警局现在特别关照的重点线索。”麦克对我说:“只要艾琳娜一刻没有出现,我们在你身上的关注就一刻都不会减少。”他看着我的表情,却没有回答我的第二个问题,说道:“现在她已经消失了一周,我们认为她要么逃了,要么——死了。而你作为最后一个跟她接触的人,理应享受到这种关注。”

    我扬了扬眉,并没有追问下去,却道:“从你嘴里听起来这倒像是我的荣幸。”我左手的指尖碰着右手的指尖,用力地对顶着,试图以此消磨内心澎湃的情绪。我对他道:“我会认真地考虑你的意见。”

    麦克一拍大腿站了起来,他撇了撇嘴,但脸上并没有露出遗憾的神色,或许我的这番回答也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看来我这趟要无功而返了?”

    “或许我会因为你的提醒而提高警惕,在紧要关头存活下来。”我没有松口地对麦克道。我示意他拿走他带来的电子信号屏蔽器和红酒,他却执意把它们留给我。

    “虽然我希望是我多虑,不过我的手机会一直开机。”麦克被我送到门口,最后对我叮嘱道,他看着我的眼里充满了担忧,并不像作假。“如果有需要,拨我的电话,响一声我就会立刻赶来,响两声我就会带上警局的人一起来。”

    “谢谢。”我最后对他说道,然后关上了门,把他的脸阻隔在了门后。

    房间里终于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立刻冲进了卧室,彻底检查了房间的每个角落,终于找出了两个针孔摄像头。一个安置在床头上方的天花板角落里,一个安置在房门和门框的缝隙中,都非常隐蔽且不起眼,如果不是麦克特意指出来,恐怕我直到搬走也发现不了。

    麦克没有说谎,我的屋子里确实存在着摄像头,确实有人在暗处监视着我。是她,还是他们?那个杀了我爱人的凶手,确实是昆先生吗?

    我不知道是否已经将房间内的摄像头全部找出并拆卸干净了,但是信号屏蔽器必须得关了,否则我总是担心有人闯入我的房屋时我没法发出求救信号。

    关了信号屏蔽器后,我依旧觉得暗处仍有幽森的视线在注视着我,我知道这或许是我自己心理暗示所产生的错觉,但这种诡异可怖的感觉依旧令我觉得十分别扭。我必须得依靠酒精来麻醉自己,好让自己可以昏沉入睡。

    我躺在艾莉曾经躺过的地方,盖着她曾经盖过的被子,盯着惨白的天花板。长度足够从胸外桶穿心脏的小刀就放在枕边触手可及的地方,我在等那个每晚都会来的人。暴虐在我心中肆无忌惮地横行,几乎要从内而外地撕裂我的躯体。

    我感觉自己在黑暗中逐渐变成了一头野兽,我失去了以往的善良和懦弱,我感觉自己人性的那面离得越来越远。我的心中只剩下无尽的愤恨,它一刻不停地燃烧着我的灵魂和理智,深深地折磨着我。

    但凶手今晚没来。她肯定知道警察来过了,这引起了她的警觉。失去了摄像头监视的她无法摸清房间内的具体情况,我非常遗憾地度过了一个平静的夜晚。

    当曙光划破天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我的窗户,我仍旧睁着布满血丝、干涩酸痛的双眼,神经如同紧绷的细弦。当周围的一切从黑暗到灰沉再到清晰的明亮时,我终于意识到新的一天又到来了。

    今天是我失去艾莉的第二十五天,冰箱里她的尸体已经被吃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了一条手臂和一个脚掌。我把艾莉的骨头煮熟磨成粉,合着石灰做成了一个她模样的全身雕塑摆在床头。

    期间我为了买石灰而出过一次门,感觉路上被人跟踪了,我不知道跟踪我的人是谁,可能是贩毒组织,可能是警察,也可能是杀害艾莉的凶手,这些问题对我而言都无关紧要。我现在在怀疑昆先生,但是我找不到证据。

    从那日起玫瑰花没有再出现在我的门前,什么也没有,那个凶手就像是忽然人间蒸发了一般,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我依旧每日每夜失眠,直到清晨才缓缓睡下,导致最近脑袋里的神经有些异常疼痛。

    在吃完艾莉留给我的最后一点留恋之后,我清洗了餐具,然后拎上垃圾出门,打算丢完垃圾去看看医生。

    我没有去大医院,而是选择了一家离家里比较近的私人诊所,我看了眼这里的医疗设备、环境都还算不错。我的主治医生是瑟琳娜女士,我感觉到她有些像艾莉,我指的并不是外貌上的一些东西,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内在,以至于我瞬间就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好感。

    我想或许冥冥之中是艾莉在安慰我、指引我。所以我遵从了她的意愿,逐渐与瑟琳娜熟悉起来。直到有一次她邀请我去她朋友举办的一个派对,说她朋友十分喜欢我的作品,我如果到场的话,派对恐怕会更加欢乐。

    我没有理由拒绝瑟琳娜提出的这个邀请。它让我在警惕和惊恐之中勉强得到了一丝缓解和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