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无法言说的爱 > 正文
第八章 狭路相逢
作者:萧条岁暮寒V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意识到自己现在要面对的可能并不是一个年轻冲动、血气方刚要打架的小伙子,而是一个已经失去了理智的杀人犯,与此同时我也意识到瑟琳娜很可能已经遇害,浓重的死亡阴影像夜色般牢牢地笼罩着她的身影。

    这个意识令我感到抑制不住的愤怒,艾莉的死亡已经让我尝够了无能为力的痛苦,而瑟琳娜此刻的处境更是往我心中的熊熊烈火上浇灌了一大桶汽油。在这一瞬间我竟全然忘记了将要面临的是何等危险的罪犯,我怒火滔天执意要冲过去把那小子撕成碎块。

    但他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他仿佛洞悉了我大脑中的想法,一直萦绕在周围的窸窣声忽然安静了下来。我安静地聆听了一阵子,却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响动,只有似有若无的风声和动物发出的微弱的吵杂声,我这才发现自己已然失去了他的踪迹。

    我追到他最后发出声响的位置,四下到处都是障碍物,周围一切的轮廓在阴影中都显得模糊不清。我忽然嗅到了空气中一种不同寻常的味道,那是股怪异的令人难以忍受的腥骚味,比空气中原本就有的干草、饲料味和动物的粪便、体臭味加起来都更加浓郁。

    我迫切地需要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于是急忙掏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的功能。

    然而当惨白的光线亮起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几乎令我一瞬间寒毛直立,不由自主地踉跄着退后了几步。我的心在胸腔里急速鼓动,让我有种大脑充血缺氧的感觉。

    到处都被溅满了鲜血,瑟琳娜已经死了,她她的腹部连同内脏一齐被捅成了一滩烂泥,黏稠的血液渗透了周围的土壤,把土地浸染成比夜色更浓郁的黑色。她躺在地上,尸体看起来仍旧柔软,但已萦绕着一股衰败的死气,她的身上被人洒满了残破的玫瑰花瓣,整个现场极其凌乱恶心没有丝毫美感。

    凶手对这一切布置得有些仓促,他在此之前本想剥离瑟琳娜的上衣,但因为别的事情打断而没有成功,只能中途放弃。那些被撕扯得遮蔽不住躯体的衣料零散地挂在瑟琳娜的身上,她睁大着双眼死不瞑目的模样和那些熟悉的玫瑰花瓣深深地刺痛着我的双眼。

    在瑟琳娜的尸体旁还有一条狗的尸体,那是农场里养的尽职尽责的牧羊犬。狗的尸体被人用细长的木杆捅了个对穿,串在了另一具尸体身上。那具尸体蜷缩着被狗尸遮挡着若隐若现,看不清轮廓,但显然也已经失去了生命。

    我注意到尸体身下有被拖拽过的血痕,我低头看着自己脚下血迹斑驳的土壤和鞋上的污泥,极度恶心地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我蹲下身,强忍着反胃的冲动,用手拨开狗的尸体想看清死的这个人究竟是谁。然而就在此时,我忽然感觉到后颈隐约拂过一道微不可闻的细风,介于幻觉和真实之间,不同于自然风吹过的触感,就像是有人正紧贴在我身后屏息凝神,他刻意掩饰的鼻息无意间喷洒在我的皮肤上。

    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但我确定他就躲在我身后,压抑着凶狠残暴的杀机和洋洋得意的笑意,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我毫不怀疑自己一回头就能对上那双可怕的眼睛。

    我甚至来不及思索后果,出其不意猛地回头把手机光线对准身后,右手迅速摸向裤兜里的裁纸刀,早在意识到对方的存在时我就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心理准备,我只能战斗,没有退路,越是退让,我就会越发恐惧。

    借着刹那晃动的光线,我看到了我身后的人,但在电光石火之间我没能看清他的脸,他一扬手就将我手里的手机打落在地,他一把握住了我持刀捅向他的那只手的手腕,他的力道很大,我感觉他抓在我手腕上的手像鹰爪般有力,仿佛抓在了我皮肉下的骨头上,令我在禁锢之中动弹不得。

    他顺势把我往后一推,我失去平衡被推倒在地,手机在空中旋转几周之后摔落在瑟琳娜的尸体旁。森白的灯光照着瑟琳娜面无血色的脸,她的视线在幽光中似有若无地盯着这边。

    那人一击得逞后却没有再进攻,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他已经转身跑进了那堆障碍物之中。

    我正准备追去,但被突然出现的数道刺眼的灯光唰地打在了脸上,让我眼前一片花白,我不得不用手遮挡着眼睛,紧接着我听到耳边传来人群的阵阵尖叫和惊呼。

    我心底清楚那个真正的凶手此刻肯定趁机跑得无影无踪了,但我对此毫无办法,因为汹涌而来的人群已经将我给团团围住,全都警惕地防止着我逃跑并迅速报了警。

    这群该死的笨蛋们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就像每一场英雄电影总会有办坏事的蠢货阻碍主角前进一样。我看着他们每一个人惊慌失措并极度惊骇的脸,毫不怀疑接下来他们一定会把我送进警察局,强制我经受一番莫名其妙的拷问。

    真的凶手逍遥法外,而我却要接受严峻的审问,毋庸置疑这个结果令人火大。

    我被关在审讯室里,焦躁得抓耳挠腮,坐立不安。我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努力回想着那个人的脸和身形,却因为时间太短暂而不敢确认自己记忆是否准确。

    我抑制不住地感到一阵挫败和无力,这是我第一次正面接触到那个该死的凶手,也是我将他绳之以法的最好机会,却被我活生生地错过了。

    我坐在椅子上,手肘撑在桌面,双掌抱头,手指深深地嵌进密密麻麻的发根中,拉扯着自己的头皮,试图用疼痛分散自己内心的折磨。

    麦克就在这个时候推门而入。我抬起头看了一眼门口。

    他的样子看起来同样像是被霜打蔫了的茄子,我完全可以想象在此之前,他刚被夺命连环电话铃声从暖烘烘的被窝里给硬生生地扯出来,睡眼惺忪精神不振,闭着眼睛往身上随便套了件皱巴巴的衣服就匆匆赶来的场面。

    我看了看周围,确定麦克确实是负责审讯我的警务人员而不是来随便坐坐。他坐在我面前,摆出一副要正儿八经地审讯我的架势,并向我例行惯例地诉说了相关法律。他的声音睡意很浓,仍旧带着疲懒的沙哑,但他说的话却格外流畅清晰。

    他难道看不出这是一场错误的逮捕,真正的凶手正在警察局外面肆意庆祝自己的成功吗?我被气得憋红了脸,额头青筋暴跳,愠怒地坐在冰凉又硬得硌人的椅子上对他嘲讽道:“麦克警官竟然需要同时经手这么多桩案子,警察的效率实在是令人吃惊,我认为这跟你们把我抓来这里的原因存在一定的联系,不知道警局究竟是缺乏人手,还是缺乏头脑?”

    “实际上如果要排队一个一个处理这些案件的话,你恐怕要在看守所里待到明年。”麦克打了个哈欠,他伸了伸懒腰,努力使自己半睡半醒的状态中认真起来。他对我的挑衅轻描淡写地回应道:“不能怪警察的办事效率太低,而要怪某些惹是生非的人的效率太高。”

    他双臂撑在桌面上,清明而锐利的双眼认真地盯着我,他对我说:“现在我手头这两个难啃的案子都跟你有关,我该说你运气坏总是无辜被牵连,还是作案太狡猾让人找不到证据?你这次又是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他说着从夹克外套里套出一本笔记本和一支笔,在桌面摊开,他咬开笔盖,准备记录下我说的话。

    “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跟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一样。”我觉得自己不该坐在这里像个犯人似的被审问,而令真正的犯人却得意洋洋地逍遥法外。我知道麦克对我并无敌意,但我仍是无法忍受被质疑与变态挂钩。我知道此刻自己越是不配合警方,从这里出去的可能性就越小,我的理智时刻提醒着自己最好保持冷静。

    我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暴躁的情绪,然后对他说道:“如果你是被迫来审讯我,你就该知道我出现在这里也是迫不得已。”

    “你所说的迫不得已指的是这个吗?”麦克用手指点了点桌面上摆放着的其中一张凶案现场照片,意味深长地对我道:“玫瑰,再加上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的尸体?我听说案发时只有你在现场。”

    “是的。一个男人送给我的礼物。”我没有丝毫避讳平静地回答道。“我告诉过你,你知道的,他一直热衷于把我喜爱的人做成死气沉沉的艺术品赠送给我。”

    “最后这一句我可没听说过,你描述的这个人可真够变态的。”麦克扬了扬眉毛,在纸上写了几句话,我看不到他写了什么,但我敢肯定不是什么表示同情和安慰的话。我觉得他现在对我说的话保持着程度很深的怀疑态度,他一定觉得我的话只是在转移警方注意力或者完全是天方夜谭,但他没有试图拆穿我,只是问我道:“那么还有条狗的尸体和另一个男人的尸体呢,那也是给你的礼物?”

    “不,狗和男人的尸体他处理得很随意,他们对他来说应该是意外。”我努力尝试着对麦克解释道。“他的目标原本应该是我,他是为我而来。他想用瑟琳娜的尸体警告我,但不得已多处理了一个人,和一条狗。”

    “能说一说当时的具体吗,比如说瑟琳娜和另一名被害人埃利斯,你认为那名凶手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们喊到农场中去的?”麦克挑眉看了我一眼,眼神里依旧充满了质疑,他以为他这番话充满了审讯的智慧,但我仍能听出他大脑中思索和猜测的方向与真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调整了坐在座位上的姿势,认真地跟麦克分析起来,并试图让他明白我的确是个清白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