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无法言说的爱 > 正文
第九章 怀疑与嫌疑
作者:萧条岁暮寒V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此之前。”我讲得非常清晰,确保每个字每句话都没有歧义和模糊不清的地方:“瑟琳娜邀请我参加这个农场主——一个叫做迪克的人举办的派对,而迪克提出要来一场侦探游戏。这个游戏的规则是每个人随机获得他写的剧本,每个人在游戏中都得按照剧本行事,但在游戏开始之时瑟琳娜就忽然消失了。”

    “我去找她,就发现了这些——”我对桌面上散落摆放着的照片摊了摊手:“你现在看到的这些。当我正与凶手搏斗的时候,那些姗姗来迟的正义使者成功地把我抓住并放跑了凶手。”

    我问道:“我把整件事的过程说清楚了吗?是否需要我重复一遍?”

    麦克收回手摸了摸下巴,他若有所思地盯着我,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对我说道:“如果你看过最近的新闻,你就会知道德州市新出炉了一位专门针对女性的变态连环杀人犯。”

    他的话令我有些疑惑。“所以你们怀疑我的那名狂热追求者就是你们要找另一个案件的凶手?”我思索着问道,我想了想认为这个怀疑实际上不无道理。

    “不。”麦克没有再使用任何花招,他率直而坦诚地对我说出了他们的看法,虽然那根本就错得离谱:“我们怀疑你是那名狩猎无辜女性的罪犯。”

    这句话像一道晴天霹雳,把我劈得大脑一片空白,我感觉一道剧烈的电流从头顶猛地窜到脚心,令我脊背发麻、肌肉紧绷。我盯着麦克的脸,下意识地重新确认了一遍:“抱歉我是不是听错了或者理解错了,你们怀疑我是个杀人狂?”

    “是的,我就是这么说的。”麦克的语气就像在说今天早餐吃什么一样平静,他看着我愤怒不已的表情,用手势示意我冷静下来,并对我解释道:“我们最开始只是单纯地怀疑你或许是瑟琳娜的贩毒同伙,于是我们对你进行了一些合理的调查,然后我们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合理的调查?”我把手摁在桌面上,拔高了音量,像是在咆哮一般对麦克吼道:“我不知道什么‘合理’的调查能够把嫌疑强行附加到一个无辜市民的身上!”我指着自己对麦克愤怒地嚷道:“我也是个受害者!”

    面对我的勃然盛怒,麦克却显得格外镇定,他既不退缩也不暴躁,却从桌面那堆照片中挑出了几张,整齐地摆在我下巴底下的桌面上。“这几个女人你认识吗?”

    我低头看了一眼那些照片,紧接着我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她们……。”我干涩地开口,但却不知道如何回答麦克的问题。我见过她们,她们都曾经是我爱过的女人。

    “她们全都是连环凶杀案的受害者。”麦克的嘴里不冷不热地冒出这句话,他重点强调了‘全都’这个词,然后注视着我面部表情的变化,接着道:“在对你进行调查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些你曾经跟踪、接触过她们的确凿的证据。”

    我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盯着麦克,仿佛他是一头张着血盆大口、来势汹汹的猛兽,嘴里蹦出的都是令人费解的吼叫。

    “实际上我愿意相信你所说的话,因为之前的连环杀人案作案手法和瑟琳娜案件的手法完全不同。”麦克不紧不慢地对我说道,他目光炯炯,提出了另一个自以为是的观点:“但我同样认为尽管在某些案件中你是一个受害者,这并不妨碍你同时也具备另一个案件里施害者的身份。”

    “或许只是他抢了你的猎物,令你暴躁、不开心,他单方面地以为这样做能讨好你,但实际上只是让你更厌恶他,对吗?”麦克向我问道,他的表情和语气都显得格外耐人寻味,他像是循循善诱般对我分析道:“所以你们在进行什么斗争?两个杀人犯之间的较量?”

    “比起警察,你更适合当一名作家或者影视编剧。”我不断地从桌子的一头走到桌子的另一头,试图用来回踱步的方式使自己的血压和情绪保持在稳定的状态,但我觉得它们仍在不停地攀升。“就因为我爱的人被变态杀死了,所以我就有犯罪嫌疑?你们的逻辑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你们还有别的更加真实有力点的证据吗?”

    “没有。”麦克回答道。“恰恰就是因为没有,所以你才更值得怀疑。众所周知你把艾莉带回过家里,但在我们搜查的时候却没有发现艾莉任何遗留下来的痕迹。你的家里太干净了,我们在你的房间里一无所获,它被彻底地清理过,连一丝角落里的灰尘都没有放过。”

    麦克的视线冷了下来,目光像一把匕首深深地扎在我的身上,他问道:“你为什么要刻意地、细致地清理房间呢?”

    经过几次相处,我了解到麦克并不是个简单的容易对付的警察,但他的聪明和毅力完全用在了错误的方向,这令我既苦恼又气愤。“为什么不呢?”我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麦克仰视我的双眼,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麦克警官,所有人都不想过一成不变的生活,打扫能让人焕然一新。请问我的勤劳也能让我成为犯罪份子中的一员吗?”

    麦克手持签字笔在桌面上敲了敲,他似乎拿我没有什么办法,同时又为我的不配合而皱起了眉头。他对我道:“唐,如果你跟艾莉接触过,并且真的是你动手杀了她的话,那么那份名单就‘应该’在你身上,你知道我说的应该的意思是,不论是不是真的在你身上,所有人都会认为它在你身上。”

    “还要我说多少次?”我在心里边咒骂了好几秒钟,我终于明白不论我怎么跟麦克解释他都不会听,他始终坚信不疑我与艾莉和她手上的名单之间有无法推脱的联系,除非我编造出一个名单并交给他,否则他会一直紧盯着我。我极其暴躁地开口对麦克说道:“我没有杀过任何一个人,没有见到过什么该死的名单,你处理的这几个案件,不论是那见鬼的连环杀人案还是贩毒名单,包括现在的这桩案件,都跟我没有任何一点关系。”

    麦克在听完我说这段话后,他的表情看起来像是真心实意地为我的愚钝而感到难过。他收起了他的笔,合上了他的笔记本。“唐,艾莉死了对吗?”他这么开口问道。“她就是你口中的爱人,但她早就死了,而且你一开始就知道,对不对?”

    他观察着我的表情,我没有回答他的话,他接着对我道:“你现在已经被卷进了一桩大的麻烦里了,你没办法脱身。我们虽然对你有所误会,但大部分时间是在为你着想。你自己应该也感觉到了,心狠手辣的贩毒集团和那名暗中盯着你的极其危险的暗恋者,他们肯定都不会轻易地放过你。”

    “所以我该怎么做,抱着你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痛哭流涕吗?”我怒不可遏地对他说道:“我想要的只是跟自己喜欢的人安安静静地生活,我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情况?”

    “命运是不受我们个人所控制的。”麦克尝试着让我坐回椅子上,并规劝我道:“我们这么争执下去,对双方而言都没有任何好处。”

    他说:“我想要凶手和名单,你想要安静和清白,那我们就应该合作,而不是在这里吵得不可开交。”

    房间里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次长时间的沉默。

    我在思索着他话里有几分真情实意,有几分是为了套出我的话好让我代替真正的罪犯被送上法庭。我知道他说得没错,在这种时候我们的共同敌人是相同的,我们应该团结一致。

    麦克一言不发地望着我,他在等我做出决定。他知道但凡能够冷静下来想清楚的人都知道应该做什么样的选择,除非我确实存在不能够与警方合作的深层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