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无法言说的爱 > 正文
第十章 质疑之下的合作
作者:萧条岁暮寒V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可以,我当然愿意合作。”我终于开口对麦克说道。“但我要怎么合作?我的合作到底是还我清白还是将我送上法庭?”我缓慢地坐回了椅子上,并用手指拨了拨桌面上纷杂血腥的照片,看着麦克的脸上仍抑制不住地显露出了一些嘲弄的意味。

    “中国有句古话叫‘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愿意配合我们,我就愿意相信你是个无辜的好人。”麦克对我说道,我不知道这是他发自内心的话还是以他多年的警厅经验深思熟虑说出来的话,但这句话总算让我感觉心中舒坦了一些。

    麦克并没有重新打开他的笔记本,而是像闲聊一般对我说道:“现在这里有三个案子,连环杀人案、贩毒案、农场凶杀案,三桩都跟你有一定的联系。”

    “连环杀人案中,你与被害者均有过不同程度的接触与跟踪,我们从被害者的亲朋好友处得知你甚至还对她们中的某些人进行过骚扰……”麦克说。

    “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诬陷!”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打断了麦克的话。

    “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麦克没有气恼,他平静地追问道。“你为何要跟踪她们?总不会是为了向她们推销健身卡和化妆品吧?”

    “或许你可以认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没有理会麦克为了缓解气氛而开的玩笑,皱着眉头严肃地回答道。“我承认我确实跟踪过她们,但只是出于爱慕的心理,我从没干扰过她们的正常生活,只是隔得很远地看一眼,仅此而已。”

    “看来你的审美倒是和凶手不谋而合。”麦克揶揄地挑了挑眉,他对我说道。“那么你在跟踪她们的过程中,是否发现了什么比你自己本身更可疑的人物?”

    我双手用力地挠着头,痛苦地回忆着那些被拒绝被误会的经历,我的脑海中只想得起她们愤怒、厌恶和惊恐的脸,除此之外没有半点有用的东西。我格外烦躁又无能为力地摇着头,最终化成一声狂吼:“够了!”

    麦克一言不发地盯着我,半晌过后,他才对我接着说道:“贩毒案中,贩毒组织中的一员艾琳娜携带贩毒名单逃出组织,这一消息被我们安插在组织中的卧底所截获,黑白两道正同时对她进行追捕,然而就在这种危急紧要的关头,她找到了你。”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地方,最关键的地方在于你们约会之后,艾琳娜就彻底失去了踪影,人间蒸发了。警察也好,贩毒组织也好,都没了艾莉的消息。”麦克说道。“而现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艾琳娜踪迹的人就只有你了。不论她是活着躲在哪个不为人知的角落,还是早就死成了一堆烂肉,都阻止不了你的处境变得危机四伏。”

    “你要保护自己,最应该做的就是全都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一切。”他手指点了点桌面,发出了清脆的敲击声,震动着我的耳膜。他说话声音很低沉,给人一种安定感又显得有些压迫:“你为什么会跟踪那些女人,艾琳娜现在是死是活,还有如果瑟琳娜的死与你无关,那么你又为何会出现在那个派对和案发现场?”

    我焦躁不安地咬着手指头,而麦克不急不躁地坐在座位上盯着我。在我把自己的指甲咬得毛糙并且再无可咬后,我不得不对麦克开口。“不是我不肯告诉你真相,而是真相比我之前告诉你的要离奇得多。如果你认为我之前所说的话是胡编乱造的,那么你同样会认为我将要说的话也是胡编乱造的。”

    “你不妨说说看。”麦克对我放弃抵抗,想要坦白的举动表示欢迎和接纳,他对我说道:“或许在某方面我们的认识能达成一致呢?”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着跟别人倾诉我的心事,我颇为紧张地深吸了一口气,又端起桌面的水杯喝了一口水,舔了舔嘴唇,才缓慢地开口说道:“首先是那些女人。”

    我之所以跟踪那些女人,是因为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地方——她们从骨子里透出一种孤独和萧索的气息,哪怕她们正值青春,哪怕她们健康鲜活,但那种灰暗的衰败始终紧紧萦绕在她们周围,挥之不去。

    她们就像是还未盛放便已经凋零的花朵。

    我对她们而言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过客,一个甚至不会出现的旁观者。

    我在她们的身上倾注了太多的心思,花费了太多时间,直到后来她们在我生命中变成了十分重要的存在。我发现我爱上了她们,但我又觉得我爱的并不是她们,我像是在追逐着依附在她们身上的一道影子,一直追逐着却始终无法拥有。

    “我只是……看着她们。”我看着麦克,对他说道:“就像我现在看着你一样。”

    “不,这可不太一样,你并不只是这么单纯地注视着她们。”麦克撇了撇嘴角,说道:“据我所知你尝试过跟其中一个女人搭讪,但结果却不如人意。”说着,他脸上露出了既像惋惜又像是讽刺的表情。“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刻意,在此之后凶手对她的方式也与之前的被害者有所不同——凶手割掉了她的舌头。”

    听到麦克的这句话,我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盯着麦克,仿佛有道电流从脚底穿透脊椎深深地刺入我的大脑中,然后砰地一声在里面炸开了花。我忽然动手快速地在那些照片中搜索起来,我的视线在手中翻阅的照片中疯狂游走,而我所看到的每一张都令我瞠目结舌:“……为什么会这样?”

    麦克冷静地看着我出人意料地举动,既不惊讶也不打算阻止我。“有什么问题吗?”他向我微微倾身,然后问道。

    “他在警告我……”我呆滞地望着空气,喃喃自语道:“他认为警告过我不能这么做,但我却把他给惹恼了。”我说着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在跟踪别人的时候,身后那股异样的感觉从何而来,这令我不寒而栗。

    “所以你的意思是凶手是因为你跟踪这些女人而吃醋,所以才将她们杀害?”麦克身体向后靠回椅子上,他的拇指在嘴唇上摩挲着,我注意到他的食指指甲也被咬得毛毛糙糙,他似乎在努力克制着自己咬指甲的欲望。

    “我觉得这是最合理的解释。”我对麦克说道:“我见到他干过这种事情。他杀害了艾莉,就在我的身边,当时我正在熟睡。”随后我用沉痛的语气把那天早晨所见到的场景向麦克描述了一遍。

    “既然如此,那她的尸体呢?”麦克问道,在他眼中这才是最关键性的话题,在大局面前他不在乎艾莉活着或是死亡,他更关注那份名单的下落。

    我直勾勾地盯着麦克,没有说话。我的眼神冷漠而毫无生气,我的心底此刻也没有丝毫情感波动。

    麦克看着我的脸和双眼,他看到我的表情变化,眉头逐渐皱了起来。他抬起双手泄气般搓着头皮,痛苦地呢喃道:“我早该想到,你冰箱里的……”他嘴里的话只说了一半却没有说完,抬头射向我的视线凌厉得像锋利的刀刃。他咬了咬嘴唇,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尽量用平静的语气继续审问我:“既然她的尸体你处理了,那么那份名单呢?”

    “我他妈的压根就没见过那份该死的见鬼的名单!”我用拳头敲击着桌面,大声而狂躁地冲麦克嚷道:“我跟这个案子之所有有关系完全只是因为我谈了个恋爱,而我的女朋友恰好贩过毒,然后她又莫名其妙地被一个变态给杀了!明白吗?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名单!”

    “冷静点,听着,既然你没有接触过名单,那么那份名单很可能被凶手拿走了。”麦克试图让我冷静下来,他对我分析道:“如果真如你所说你是无辜的,那么这三个案件的凶手就应该是另一个人——那个监视你的变态。因为他你才遭受了这么多嫌疑,才痛失所爱。”

    我坐在椅子上急促地喘息着,咆哮令我头脑有些缺氧晕眩,我的眼角甚至渗出了一些泪水,我抬手擦去然后假装揉着自己的眉心做掩饰。

    “所以我们现在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抓住那个人,对吗?”麦克对我说道,他的话我无法反驳。他看着我没有回应,接着说道:“关于那个人,我们只能从你这里获得线索,只有你接触过他,只有你知道他存在,所以也必须得由你来抓住他。”

    “我该怎么做?”我说话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鼻子有些堵塞,醒了醒通气。

    “你说你今晚跟他搏斗过,所以你现在已经明确那是一个男人了?”麦克严肃而认真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