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鼠闯封神 > 正文
第十八章 戦候
作者:矛盾哥两好

【岩角小说网 www.yanjiaotg.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说张昊在那胡思乱想,此时帐中却是有一人开口了,此人年级和张昊相仿,穿着一身白银甲,长的英俊潇洒,如果骑上一匹白马,那就是活脱脱的白马王子了。

    此人正是欧阳战口中的戦候,是商王登基后亲自封的,虽然之前也是戦候,可那是夏国封的,商王自然是不干了,因此将所有候位都重新封过一次,不过这货也够懒的,全部都是和原先一模一样的名号,只把大夏换成了大商。

    “太师,末将有一言不知当讲不讲。”

    “但说无妨,老夫也是非常欣赏年轻一辈的青年俊杰,尔等可是我大商未来的顶梁柱,不管对错皆无罪。”

    闻太师貌似对这个戦候很是欣赏,直接就开口夸赞。

    “想必太师也清楚,之前的几次攻城皆是被对方一位黑衣男子施法阻挡,如果没有那位黑衣男子,我军早已攻入城中多时,是否用计诱杀掉那位黑衣人再行攻城之事,想必到时候必可一战功成。”

    戦候将他的想法缓缓道来,除了后来的十路诸侯,其他人皆是点头认同,不过闻太师却是皱了皱眉头,沉思片刻才开口说道:

    “戦候所言,老夫也是认同,各位可知对面黑衣男子是何人否?”

    见到诸位将士皆是摇头后继续说道:

    “此人乃是喉头山练气士喉迭,乃是金仙巅峰的修为,其修为尚且高老夫两个小境界,在场诸位包括老夫在内都不是其对手,现如今对方只是阻碍我等攻城,如若我等专门挑衅于他,怕是后果更加严重。”

    一番话下来说得帐内之人皆是满头大汗,全都暗道:金仙巅峰啊,对方稍稍认真点,我们全部上也不够对方塞牙缝的,这仗没法打了,还是不要开口了,省得当了炮灰,老婆孩子都得别人照顾了,还是让别人先上,我去照顾别人老婆孩子好点。

    张昊也是冷汗直流,这他喵的让不让人舒服了,不是主角都是只会遇到同等级的对手吗,最多高个一两级,凭借主角光环也能越级杀怪,可这他喵的不按套路出牌啊,一出场就是金仙巅峰,还让不让鼠活了,不对,是让不让人愉快的玩耍了,还有这人取个名字都要占别人的便宜,真是要气死穿越者吗?

    “末将有一法或许可行!”

    唰!!

    全场将士一齐齐看向了说话的戦候,尽皆心道你虽然金丹巅峰,修为境界也有个金字,但是你知不知道,对面的是金仙,那是一个指头就捏死你的存在。

    “哦?老夫洗耳恭听,看看戦候有何高见。”

    闻太师也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鼓励戦候说下去。

    “末将曾见过一本古籍,上面有一阵法,只需一位金仙境界修士为阵眼,哪怕是初入金仙也算,三十六位金丹期修士布阵,辅以三千普通士兵,就可以截杀太乙金仙以下修为之人。”

    “哦!不知此阵叫做何名,老夫也算对阵法研究有加,却也未曾听闻此等战阵合击之术。”

    闻太师满脸喜色的开口问道,显然已经知道此阵乃是战场专用战阵,光听其人数和需要普通士兵就可以看得出来。

    “回太师,此阵名唤天罡夺子阵,阵法开启可招来幻音迷惑敌人,使其失去防备,再由阵中三千士兵的杀气引来天罡星光,灭杀阵中之人,唯一的缺陷就是一次只能放一人入阵,所以叫夺子。”

    戦候在那侃侃而谈,闻太师却是在想着此阵的可行性,阵法要求倒是不高,只是如何才能让对方只身进入呢?这个倒是需要好好斟酌一番。

    “尔等可有何计策让喉迭孤身入阵?”

    半晌过后见无人开口,闻太师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帐中诸将,只是在张昊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下,抬手挥了挥对着戦候道:

    “戦候,你且在军中寻找三千杀气浓郁的将士,稍后老夫会安排三十六位金丹境界将军过去你那,先行将阵法演练成熟,阵眼老夫亲自来坐镇,待到老夫想到办法引其入阵后就将那贼子灭杀,诸将且先行回营备战,明日先行尝试攻城,或许喉迭已经离去也未可知。”

    “诺!!”

    随着诸将抱拳应诺后,张昊跟着欧阳战也走出了中军大帐,两人心中都在思考着什么,一言不发的回到了自己的帐中。

    话说张昊原本以为,在这个离封神还有几百年的时间的俗世,以自己元婴期的修为,不说横着走,怎么也算是一个矮个子里的将军吧,不过今天这一幕彻底打翻了这个推测,这登场的第一个boss就是金仙巅峰的,捏死自己跟捏死一只蚂蚁似得,还有那闻太师最后在自己身上停留的那一下又是什么意思呢?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提升自己的修为,不然随时都可能GAMEOVER。

    脑海中翻看着葵花宝鉴第一层,慢慢的进入了打坐调息状态,也不管白天黑夜了,能提升一丝修为就能给小命增加一丝保障啊。

    第二天的战事没有出乎闻仲的意料,果然在即将破城的那一刻,喉迭再次出手阻止了,虽然没有造成商军多大的人员损失,可也是再次严重的打击了士气,毕竟已经好几次被一个人扭转了战局,普通士兵早就心生惧意了,还好每次那位喉迭都不大开杀戒,所以至今军心还未崩溃。两军再次休战了,其实也就是商军单方面决定的,夏军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不敢出城了,闻仲也尝试了好几次诱惑喉迭出战,可是对方鸟都没鸟他,这让本已熟练的阵法全无用处。

    张昊至从第一次参加了军事会议以后就再也没有从自己帐中走出,一心一意的扑在了修炼这条不归路上,欧阳战几次想要寻其商讨对策,均被他一句不懂军事回绝了。

    休战七天之后,军心再次被将军们提升了起来,古代的士兵就是这么可爱,只要没有战役,士气恢复起来跟喝水似得。

    这一天修炼中的张昊只感觉一股威压降临,瞬间就从修炼中惊醒了过来,暗道:好强的气息,比闻仲强太多了,好在对方似乎没有敌意,看样子应该是有截教高人来到了军中,会是谁呢?这股威压绝对是截教的高级弟子,到底是谁呢?